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彩虹以陌
彩虹以陌

彩虹以陌司年林水嫿

標籤: 彩虹以陌 素素 都市 錦覓
都市小說《彩虹以陌》,由網絡作家「司年林水嫿」所著,男女主角分別是素素錦覓,純凈無彈窗版故事內容,跟隨小編一起來閱讀吧!詳情介紹:\" ...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20: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血戰三天三夜,商將軍與錦素兵分兩路,終將涼虢騎兵趕到漠河以北,這一戰過後,涼虢元氣大傷,淮梧邊界可保至少十年太平。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揮舞武器的雙臂漸漸的停了下來,幾根長矛齊齊捅進她的身體里,疼痛早已沒有了意義,血流了滿地,更多的是涼虢人的血。
她聽到周圍的叫喊聲越來越模糊。
恍恍惚惚間,從小就只出現在她一個人面前的白衣飄飄的清俊青年出現了,他浮在空中,神情悲憫而心疼的望着她。
「我的幻覺嗎?潤玉仙人怎麼會在這裡?誒?我飛起來了?」
錦素低頭一看,看到了身上插着長矛,滿臉鮮血毫無聲息的躺在地上,她摸了摸自己,卻從自己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我死了嘛?那牛頭馬面怎麼不來接我呢?結果看到了潤玉仙人,難道我也要成仙了?」
本來潤玉心中還極為心疼錦素以這般慘烈的方式死去,聽到她喃喃自語,不禁笑出聲,心情也好過了一些。
「你這一生以這般結局收場可後悔過?一生沒有自我,都是為了旁人而存在……」
錦素看着下方嚎啕大哭的將士們,心中有幾分悵然若失,然而這悵然若失也很快消失不見了。
錦素臉上帶着微笑「後悔?何曾後悔呢?」
「縱然此生都是為旁人而活?你這般付出,旭鳳也不過是悲傷幾天過後又跟他的心上人甜甜蜜蜜,天長地久的在一起,你又得到了什麼呢?」
想起這些,潤玉就覺得怒火中燒!錦素的身份富貴非常倒也罷了,將門虎女又被王后撫養長大,比錦覓從小在深山之中,不知好了多少。可叔父那傢伙太不靠譜,將錦素旭鳳錦覓三人的紅線綁在了一起。
人間情緣不過轉瞬,便如黃粱一夢,就算旭鳳與錦素在人間成了夫妻,和和美美的過了這輩子,等回到天界,這緣也便斷了,他並非那種只會吃醋拎不清的。
可他的錦素給旭鳳做了十二年的擋箭牌,又得到了什麼呢?
「我作為商氏錦素,此生享盡榮華富貴,對淮梧我已盡心儘力,對旭鳳我中心輔佐,對先王后我也盡到承諾。此生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地,有何後悔?有何不甘?」
錦素哈哈大笑兩聲,說完此話,天上忽照射下一道金光,充盈於體內,魂體消散於人間。
見狀,潤玉這才笑了笑「下一刻我們就能見面了,棉兒!」
……………………
「恭喜仙上!」
「恭喜仙上!」
「功德金光都已浮現於身,正說明天道已承認素兒晉上仙!」
「恭喜陛下又得一肱股之臣。」
「好!好!錦素歷劫歸來,得天道功德金光,堪當花神之位,擇日便舉辦大典晉封吧。天后覺得如何?」
天后只覺心中憤恨「陛下,這錦覓還沒歷劫歸來呢,不如晉封大典等錦覓仙子歷劫歸來一同辦了,雙喜臨門才是好呢。」
「水神覺得如何?」
水神心中喜悅女兒歸來,還得了功德金光,自然也沒有異議。
「微臣沒有異議。」
天帝越發看着錦素滿意「錦素暫代花神之職,朕看錦素與潤玉感情甚篤,水神與朕倒成了兒女親家,這大婚……」
水神心中有些許不悅,卻並未表現出來,他拱拱手道「如今素兒年紀尚小,不過四千餘歲,這婚事倒也不着急。不知夜神可是等的久了?」
站立在一旁的潤玉急忙道「上神明鑒,潤玉對素兒乃是一片真心,天地可證,潤玉已等了這許多年,又何妨再登上一些時日呢。」
他望着錦素,滿臉都是柔情蜜意,任誰一看都知道這個眼前這個青年已經深陷情網,無法自拔。
錦素察覺到到潤玉灼熱的目光,看向他也是微微一笑。
比起不曾歷劫前,她沉穩了許多。
聽到潤玉的表態,水神心中不悅之情才微微好轉些,他見天帝天后便會想起梓芬,心中就不爽快,夜神雖謙和,對素兒也確實一盤真心,可想起他父親是天帝,水神就不太想讓素兒那麼早嫁給潤玉。
「夜神也體諒體諒我這個當父親的心罷,本座剛認回女兒不久,實在是不舍。」
不過水神也不是棒打鴛鴦的不講理父親,退了朝會,出了九天大殿之外,他拍了拍錦素的手,溫聲道「你歷劫這些日子,夜神付出心力頗多,回來了便多陪陪他。」
「爹爹和臨秀姨不用女兒陪?」
點了點她光潔的額頭,水神面色越發溫和「不管你去哪,你總歸是爹爹的女兒,咱們一家人以後的日子還長着呢。」
水神看了看錦素身後要望眼欲穿的夜神,笑了笑「去吧。」
此番歷劫,錦素到與旭鳳成了夫妻,此時面對潤玉就算她天生沒情根,卻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潤玉自小在天后陰影下長大,若沒有一顆七巧玲瓏心早就不知被天后抓住多少小辮子置於死地了,他自然知道這樣的錦素心中在想着什麼。此番歷劫歸來,倒也是有些好處的,至少知道人情世故了,若是以前她將他惹生氣了,還會懵懵懂懂的問他為何生氣呢。
潤玉拉起她的手,望着她皎潔的如同月亮一般的臉頰,溫聲道「隨我去璇璣宮吧,魘獸也很想你……我也很想你。」
璇璣宮中那顆梨花樹已經盛開了,滿枝頭的白色花瓣,隨着微風紛紛落下,錦素看着便笑了起來。
「我歷劫之時,你也送了我一場梨花雪,謝謝你,潤玉。」
潤玉輕輕撫着她的臉龐「總覺得歷劫一場,你便長大了似的,我給你的手釧可還帶着?」
錦素乖巧點頭「一直不曾摘下來。」
這手釧水神已經看過,斷定是潤玉用身上最厚實的鱗片,一片片摘下磨成圓潤的珠子製作而成,便如同旭鳳的寰諦鳳翎一般可做護身之用。
龍的鱗片生生拔下,如此疼痛,他竟能忍受,這也是為何水神對潤玉滿意的原因,雖然是天帝的兒子,卻是個痴情兒。
歷劫歸來,錦素便從父親口中知曉了這串手釧的真相,她心中有些愧疚,縱然她對潤玉並沒有多少心動,也知道他的付出,這情是償還不了了。
「其實我也有東西送給你。」
錦素從袖口中掏出一片蓮花瓣樣貌的吊墜。
吊墜上的蓮花瓣半邊冰藍半邊赤紅,好似是透明玉石雕刻而成的一般。
「這個,送給你。」
潤玉的一顆心像是被蜜浸泡過一樣,有什麼能比心愛的姑娘開始有了回應更加讓人開心的呢?就算失去了生母,受了那許多苦楚,但他到底還有棉兒,他也只剩下了棉兒。
潤玉歡喜的將這蓮瓣吊墜掛在頸間。
「棉兒,此番歷劫,你可懂得了我對你的感情?」
錦素點點頭又搖搖頭「我知道男女之間若有情愛,便會掛心,便會放不下,若男子或女子另有了心上人,另一方便會吃醋心痛。旭鳳和覓兒便是如此,我以前還從未看到過旭鳳對誰如此上心,如此付出。我知道潤玉心中是有我的。」
「那你心裏可有我?」
錦素沉默一會兒,她實在無法說謊,這些年的陪伴若說沒有感情是假話,可若說這感情像是旭鳳與錦覓那樣濃烈的愛情,彷彿又不是。
至少她看見潤玉,心中從不曾萌動。
「對不起,我不知道……但是我明白我跟你已經是未婚夫妻,我是願意同你在一起,也願意同你成婚,這一點絕不是假話。」
潤玉微微嘆了一口氣,他其實是明白的,錦素並不愛他,只是多年的相伴習慣了陪在他身邊,習慣了是他而非旁人。
他不過是佔了時間和身份的優勢,如果與她有婚約的是旁人,她怕是也會與那人這般相處下去。
想到這,潤玉心好似被毒液侵蝕了,想到她會跟別的什麼男人如此親密,他就疼痛的無法忍耐。
「我很開心,棉兒,你會跟我這麼說,我其實很開心。」
他撫着她的臉頰,輕輕在她額頭親吻了一下,彷彿蜻蜓點水「潤玉所求不多,縱然棉兒不愛我也無妨,天長地久,只要我們在一起,就夠了。」
許是今晚的夜色太美了,窗外梨花紛落,掩住了房內的氤氳曖昧。
潤玉看着她,一雙黑色的眸子早已化為春水,下袍中的雙腿變化為帶着熒光的龍尾,他試探性的,輕柔的吻上了她的唇,雙手搭在她的肩處。
這輕輕的一吻就像是蝴蝶親昵着鮮花,就像是雲霧遮住了皎月。
他是如此忐忑,如此不安,彷彿只要她拒絕,他便不會繼續下去。
然而懷中的她慢慢閉上了雙眼。
一室春色……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