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武俠›大夏文聖
大夏文聖

大夏文聖七月未時

標籤: 大夏文聖 武俠 顧寧涯 顧錦年
《大夏文聖》是作者「 「七月未時」」的傾心著作,顧錦年顧寧涯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 這個世界有儒、道、武、佛、妖、術、劍。 自己則成了大夏王朝第一權貴鎮國公長孫,自幼錦衣玉食,享萬千寵溺。 然而顧錦年更是發現,神洲世界有天命之說,五百年定一次天命,得天命者可踏入傳說之中的第八境。 此番天命為儒道也,故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5 04:3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換位?
稷下學宮內。
眾大儒一個個顯得有些驚奇。
任誰都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稷下學宮居然會選擇換位?
而且段空乃是東荒棋王。
他原本是壓軸的。
現在換到第一位,這的確讓人驚訝。
只是,段空沒有任何啰嗦,換位結束之後,他來到第一位棋盤面前。
隨後目視着面前男子。
感受到段空的注視,吳陽子深吸一口氣,他感覺得到,對方給予的壓迫感。
段空。
東荒棋王。
「見過前輩。」
吳陽子朝着段空一拜。
「猜子。」
聽着吳陽子的聲音。段空澹澹開口,並沒有半點表情,只是讓對方猜子。
一般來說,黑棋先行,但到了這種競賽的程度,就是猜子先行。
「好。」
吳陽子也不啰嗦。
很快二人完成猜子,吳陽子贏了。
他執黑棋,隨後舉棋落子,而顧錦年則站在一旁,靜靜觀摩着。
兩人的對弈,引來所有人的,倒不是因為吳陽子,而是段空,他們並不認識吳陽子是誰,只是單純因為段空罷了。
甚至在他們眼中看來,吳陽子估計要不了多久便會挫敗。
畢竟他們更想看到的是顧錦年登場*,與段空對弈。
只是很快,兩人已經開始落子,而且落子的速度不慢,吳陽子面容平靜。
到最後雙方落子接近百手,終於惹來了激烈的爭議。
「居然已經下了一百手?」
「此人是誰?居然能與段空棋王對弈百手?」
「此人很不同啊。」
一些聲音響起,眼神之中有些驚訝。
畢竟能與棋王段空下一百手,的確有些不可思議。
然而,就在此時,吳陽子落下一子,剎那間一道金光自棋盤而顯,綻放光芒。
「聖手。」
「是聖手?」
有人驚呼,指着棋盤驚叫道。
隨着這道聲音響起,一時之間,所有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吳陽子身上了。
人們驚愕。感到不可思議。
甚至有些詫異。
誰都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吳陽子居然下出聖手?
哪怕是蘇文景,在這一刻也不由皺緊眉頭。
看樣子這聖手極其不同?
「何為聖手?」
但也有人不解,忍不住詢問,不明白何為聖手。
「棋者。」
「有精氣神在內,越強大的棋手,他們懂得的對弈之術越強。」
「棋道,蘊含天地萬物之一切可能,故而當真正的棋道強者對弈之時,就不是簡簡單單的棋道對弈,而是精神對弈,對天地道理的一種對弈。」
「故而,在關鍵時刻,若是能下出一手精妙之棋,便會引來異象,這種現象名為聖手,如同聖人落子一般,可定下乾坤。」
有棋道大能開口,給予解釋,告知眾人何為聖手。
果然,聽到這話,數以萬計的儒者,紛紛驚愕,感到前所未有的驚訝。…。。
他們沒有想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吳陽子,居然能下出一招聖手。
這的確有些不可思議。
也令人震撼不已啊。
只是很快,讓人眾人驚訝的是,段空落子,剎那間金色光芒更加璀璨。
「又是聖手?」
「棋王不愧是棋王啊,居然化解劣勢,反敗為勝?」
「這場對弈,足可記錄史載之中啊。」
「這是棋道巔峰對決。」
人們議論着,也感慨二人的實力。
下出聖手,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已經算是贏了,吳陽子落子,精妙絕倫,可沒想到的是,段空也完成了勢殺。
這很恐怖,一般來說,很難發生雙方都落子聖手的事情。
不過吳陽子沒有畏懼。他落子速度更快,幾乎沒有任何猶豫。
只不過這一次沒有了異象。
而段空也是如此。
兩人落子速度很快,比之前還要快,來回交鋒上百個回合,互相吃子。
一直過了半炷香後,終於棋盤上已有三分之二完成落子。
此時此刻。
段空面容已經平靜,吳陽子也沒有任何慌張,他執棋,思考五息落下一子。
很快,段空沉默四息,也跟着落下一子。
兩人的速度放慢了,不像之前,落子極快。
如此兩人交手二十來回。
一些聲音也隨之響起。
「黑子化龍了。」
有人驚呼。
望向棋盤時*,黑子已形成大龍之勢,看起來格外的不同。
而白子確實有些處於下風。
「若黑子化龍,此局必勝。」
「未曾想,居然還有這樣的天才,可以勝過段空。」
人們驚呼,讚歎着吳陽子。
而此時,段空沉默,他執白子,沉默了十息,足足十息,在最後一刻落子。
一時之間,不知道多少人感慨嘆息。
「段空輸了。」
「要輸了。」
「未曾想到,竟有如此年輕人能勝過棋王段空。」
「天命加持此地。若吳陽子勝了的話,只怕要得一道天命了。」
「這一手棋,意義不大,依舊是防守,可黑子大龍已經浮現,落子之後,段空必敗無疑啊。」
「十息才落子,這已經有失敗的前兆了。」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程度,越晚落子,本身就代表着很多。」
一些聲音響起,他們並非是唱衰段空,而是事實如此。
不遠處,長雲天澹然看向這一切,不過眼神當中還是忍不住浮現一抹笑意。
只要贏下段空,接下來便可以乘風破浪,其餘八人肯定比不過這段空。
如此一來的話,這道天命印記,就是他們的囊中之物,那個時候即便顧錦年有再多的不甘,也只能認命。
「多謝先生承讓。」
這一刻,吳陽子的聲音響起,他很自信,直接落下一子。
隨着此子落下。
黑色大龍在這一刻徹底浮現,而後衝天而起。…。。
一條黑龍出現在棋盤之上,面色猙獰,望向段空。
狂風席捲前殿,黑子大龍已成,將贏下這場對弈。
到了這個時候,吳陽子很平靜,他甚至有些自負,提前多謝段空承讓。
不過事實的確如此,棋局當中,本身就是看雙方誰先凝聚大龍,誰凝聚的早,基本上勝算就大。
這個勝算,至少是九成左右,尤其到了現在,棋局已經走到了末尾。
更難翻盤,要是中局還好說,至少一切皆有可能。
隨着落子越多,推演的次數就越少,因為定下來了就定下來了。
面對黑龍注視。
段空顯得無比平靜,將目光看向吳陽子道。
「你的棋意很強,是老夫見過最強的存在。」
「布局縝密。棋風穩紮穩打,卻不失凌厲,入稷下學宮,悉心培養你二十年,這棋王的位置,可以讓給你。」
段空開口,他看向吳陽子,由心讚歎着對方的實力。
很強。
是不可多得的棋道天驕。
他起了惜才之心。
可吳陽子自然不是等閑之輩。
「多謝先生好意。」
「敢問先生,還下嗎?」
吳陽子自信無比道。
他已經勝券在握了。
然而段空沒有說話,而是以最快速度落下一子。
噠。
白色棋子落下。
只是剎那間。
光芒衝天*,白色棋子匯聚成一把長刀,直接將黑龍利爪斬下。
「屠龍術?」
「屠龍棋局?」
「居然是屠龍棋局?」
「嘶,段棋王居然藏了這麼一手。」
「上一步不是示弱,而是布局,引誘吳陽子形成大龍,實際上是為了迷湖吳陽子,居然屠龍了。」
「恐怖,恐怖,當真是恐怖啊。」
一道道聲音響起,他們感到震撼,一個個激動不已。
吳陽子布置大龍棋局,讓所有黑子連成一條龍,而段空時而進攻,時而防守,也在凝聚自己的大龍。
但看似被吳陽子提前凝聚大龍成功。可實際上,上一步的時候,段空十息才落下一子,這是在迷惑吳陽子。
最簡單的防守。
而等吳陽子落下棋子,形成大龍之後,段空直接斬斷大龍利爪,形成隔斷,而之前一步的防守棋,佔據極佳的位置。
形成完美的防守。
換句話來說,這顆棋子,有利於段空接下來的不斷進攻。
而吳陽子只能被動接受防守。
圍棋之道。
越到後面,任何一個小失誤都是無比恐怖的。
前面就算你下錯一步,兩步,可能都不會有太大的麻煩。
把棋局當做戰場來看,雙方百萬大軍,即便前期折損一些將士,丟失一些領地,問題都不會很大。
雙方互換地盤,互換將士。
到了後面,退無可退之時,必須要正面交鋒,這個時候雙方的將士其實數量都不多,可能只剩下一千兩千人。…。。
所以在這個時候,折損兩三百,就是元氣大傷。
顧錦年認認真真看着這圍棋,雖然他不是很懂,可這樣看完雙方對弈,他莫名也明白了諸多道理。
此時此刻。
吳陽子如遭雷擊,他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根本就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段空居然埋伏了這麼一招。
「到你了。」
此時,段空的聲音響起,因為十息時間快到了。
吳陽子深吸一口氣,他快速落下一子,進行基本的防守。
可段空落子速度極快,幾乎是吳陽子落下一子後,段空立刻跟上,現在所有的局面,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他似乎算到了吳陽子會下什麼地方,所以毫不猶豫的落子。
此子落下。
白棋化刀。再次斬向黑龍。
吳陽子臉色愈發難看,可因為時間限制問題,他只能在十息內快速落子。
如此,不到十個回合。
隨着最後一刀斬下,黑子大龍一分為二,徹底死無葬身之地了。
啪。
吳陽子手中的棋子落下,他神色灰敗,因為他輸了,而且輸的很慘,輸的很直接。
一步錯。
步步錯。
「我敗了。」
吳陽子開口,他聲音都有些沙啞,難以接受這一點。
「知道錯在何處嗎?」
段空的聲音響起。
他沒有勝利的喜悅*,而是望向對方。
「不知。」
吳陽子抬起頭來,望着段空,他有些好奇。
「你的勝負欲太強了。」
「當你認為自己一定會贏的時候,你的破綻已經出現了。」
「棋道,應當做好輸得準備,再考慮贏的事情。」
「輸棋是必然,贏棋才是偶然。」
「明白嗎?」
段空開口,這番話說的很深奧,以至於吳陽子根本就聽不明白。
他低着頭沉默。
可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道。
「是我自負了。」
「但再給我足夠的時間,我將超越一切。」
吳陽子開口。他目光堅定無比,望着後者。
「期待下一次與你對弈。」
段空開口,他沒有繼續多說什麼。
吳陽子不語,朝着段空一拜,隨後轉身離開。
這一刻,諸多人為他感到嘆息,只是一步,錯了一步,就滿盤皆輸。
但同樣的,這些人也深深感慨段空的棋道之力,的確是太強了。
強到不可思議。
不過很快,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落在了顧錦年身上。
現在能與之一戰的人,就是顧錦年了。
雖然他們不知道,顧錦年會不會下棋,可顧錦年這三個字,就已經代表着諸多奇蹟。
所以他們下意識還是會高看顧錦年一眼。
此時此刻。
隨着吳陽子離開後。
顧錦年來到棋桌面前,所有棋子騰飛,沒入了棋盒內。
「晚輩顧錦年,拜見前輩。」
望着段空,顧錦年作揖禮拜。…。。
「顧公大義。」
「段空拜見。」
只是,一向自傲的段空,再見到顧錦年後,也不由一拜,面對顧錦年他沒有託大。
這就是名聲的好處。
顧錦年的名聲,早已經響徹天地之間,所以見到顧錦年,段空才會如此。
如此的殊榮,讓諸多人感慨,也充滿着羨慕。
「晚輩對棋道只是略懂一二,還望前輩手下留情。」
顧錦年也很實誠,他直接說明自己對棋道只是略懂一二。
聽到這話,所有圍觀的讀書人,一個個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們不清楚顧錦年是謙虛呢,還是老實。
但這話一說,段空點了點頭道。
「顧公之大義,可先執棋落子。」
段空也感覺得出來。顧錦年對圍棋之道並不是很懂,這是一種勢,就好像武者能夠瞬間感應其他武者強不強。
「不必如此,依舊猜子。」
顧錦年搖了搖頭,他說這話只是道明情況,而不是希望對方讓子。
段空沒有多語。
顧錦年猜子,運氣不錯,可以先行。
當下。
顧錦年執黑棋,緩緩落下一子,在左上方落子。
可就在顧錦年落子的剎那間。
體內一束光芒綻放。
這一束光芒,顧錦年記得*,是摘取眾生果後的一道奇異光芒,當時也十分好奇,不明白這是何物,下意識以為是跟仙靈根類似的東西。
可沒想到,在這個時候,這一束光芒在體內綻放。
緊接着。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轟。
古老的棋盤上,在這一刻直接爆發出恐怖的光芒,金色光芒衝天而起,引得稷下學宮震動。
此時,前殿當中,狂風大作,顧錦年一襲白衣,落子之後,神色平靜,卻給人一種說不出的韻味。
「聖手!」
「第一步便下出聖手?」
「嘶,這他娘的叫略懂一二?」
「起步聖手?這是棋聖啊。」
「落子聖手。落子聖手,顧錦年的棋道之術,已達聖境。」
此時此刻,無數人動容,人群當中,蘇文景更是攥緊拳頭,望着顧錦年,感到不可思議。
他剛才傳音給顧錦年,卻發現前殿當中居然布置了奇異陣法,阻擋了自己的傳音。
可沒有想到,顧錦年起步聖手,引來如此異象?
這如何不讓他震撼?
「好啊,好啊,錦年,你居然連老夫都騙?你這叫做不會下棋?」
蘇文景心中無比的震撼。
這一刻,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而剛剛走出前殿的吳陽子,再感應到這般驚天的棋道異象,不由自主的回首望去。
當他看到棋盤之上的通天金光,整個人呆在原地。
幾乎所有人都是這般。
他們知道顧錦年肯定是有一手的,即便剛才顧錦年謙虛說了幾句,可他們還是相信,顧錦年一定深藏不露。…。。
只是沒有想到,顧錦年居然藏的這麼深?
這他娘的,有點離譜啊。
不要說眾人了,就連顧錦年自己都有些驚愕,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還會這招。
說實話,他本來已經打算隨便下一下,差不多就結束了,能與當今天下棋道最強之人對弈,學到點東西已經是很好的事情了。
可沒想到,發生這種事情。
只不過,棋桌面前的段空,只是驚訝了一下,但很快恢復平靜,直接落子。
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這一點,顧錦年不得不佩服。
隨着段空落子。
顧錦年隨意落子,他對棋道了解不多,故而選擇了最簡單的棋法,搶佔先機。
將幾個重要節點搶佔下來。
這是新手入門的核心之處。
佔據有利之處。然後再去逼殺。
當然,這樣的棋法,在真正的高手眼中不算什麼。
棋道分前局,中局,和後局。
前局就是在布局,中局便是爭棋,後局便是廝殺。
而隨着第二棋落下,異象再度綻放,金色光芒當中,凝聚兩朵金蓮,這異象讓人驚愕不已。
段空依舊沒有任何波動,他是棋王,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
顧錦年佔據有利位置,而他選擇布局,從更長遠的角度去看待這盤棋*,因為他知道,顧錦年很強,強到已經內斂了氣勢。
如此,雙方交手十二回合。
顧錦年落子極快,他根本就看不懂段空的棋法,所以純粹就是自己開心就好,畢竟段空沒有選擇與他廝殺,而是做自己的布局。
但凡段空要是在這個階段開始圍殺顧錦年,反而勝敗很快就能浮現。
可當顧錦年十二子落下後。
突兀之間,十二朵金蓮在這一刻,爆發出更為激烈的光芒,而金蓮當中,更是浮現出十二道人影。
如同十二仙王,端坐金蓮之上。
一股強大恐怖的氣勢,出現在棋盤之中。
此時此刻,有人再也忍不住了。
「這是十二仙王局啊。」
有人出聲。指着棋盤聲音顫抖不已。
「十二仙王局?這是什麼局?」
「還有這種說法?」
「顧錦年落下十二子,看起來平平無奇,還有這種說法?」
「老夫從未聽說過什麼十二仙王局,你是不是在忽悠老夫?」
一些聲音響起。
事實上,當顧錦年落子聖手之後,所有人都不可能放過棋盤的每一步。
說實話,如若說異象的話,顧錦年完勝段空,這等異象,讓他們看的渾身發麻。
可最大的問題是,在場這些讀書人當中,有不少懂得棋道,他們仔細觀察發現,顧錦年的棋法太古怪了。
彷彿是一個新手下棋一般。
可顧錦年的氣勢,以及落子的速度,根本看不出這是一個新手。
如今有人提起這十二仙王局,讓很多人實在是不理解,更有人質疑,認為這是瞎扯的。…。。
「呵,這就是爾等的愚昧了。」
「棋道之說,有千千萬萬種可能,有道是千古無二局,十二仙王局,乃是上古棋譜之一,我曾經有幸看過一些相關書籍。」
「以十二子定乾坤棋局,這十二子,如同十二座仙王一般,牢牢控制棋盤,這樣的棋路,是專門針對一些棋道擅長布局之人。」
「你們仔細看這棋盤,用心去看,這棋盤像不像是一個戰場,而顧錦年布置的十二子,像不像十二尊仙王,立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任你上天入地都無法逃脫。」
「而段棋王的布局,主要是在下半部分,他想要做長局,形成大龍之勢。」
「可這十二仙王棋路,已經斬滅了他的希望。」
一名大儒開口。指着棋盤的方向,如此說道。
吹捧着顧錦年。
而眾人仔細看去,發現還當真是這樣,讓他們有些驚愕。
「對。」
「就是十二仙王棋。」
「老夫也曾看過。」
就在此時,蘇文景的聲音在這一刻響起,他也跟着起鬨。
承認了這毫無考證的十二仙王局。
不過,隨着蘇文景開口,這下子即便是不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了。
畢竟蘇文景是半聖。
他說的話,眾人還是得相信一二。
前殿當中。
隨着十二仙王的異象出現*,要說段空沒有一點壓力是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顧錦年落子聖手,他就有些驚訝,只不過強大的素養,讓他保持冷靜。
可現在他真的有些無法冷靜下來了。
但對比之下,顧錦年反而沉溺在了屬於自己的世界當中,十二子落下,顧錦年的目的很簡單,佔據有利之地。
然後在慢慢圍剿,雖然這樣做,輸的一定是自己,可至少能學到一些東西,同時圍剿幾顆棋子。
顧錦年不懂棋道,可正常的規則還是懂,再加上也看過幾本棋譜,這還真的要歸功於自己老舅,若不是自己老舅非逼着自己看幾本棋譜。
自己一竅不懂。
但眼下。也只是懂得一點,完全就是掌握遊戲規則,有一定天賦罷了。
段空落子。
此時,顧錦年跟着段空落子,但現在顧錦年沒有選擇繼續布局了,而是下複製棋。
沒錯,就是複製棋。
複製棋的好處就在於,敵人不可能一下子將你圍殺,但壞處就是,複製棋必須要做多手準備,不然的話,很容易被對方反限制住。
可隨着顧錦年的複製棋落下。
剎那間,一條黑龍出現,發出龍吟之聲。
「這就化龍了?」
「嘶,我說了吧,說了是十二仙王棋局,你們不信,顧錦年已經開始布置大龍了,而且因為這十二顆棋子的原因,顧錦年必然會形成大龍。」
「段空攔都攔不住,這就是十二仙王局的恐怖之處,只要你沒有在第一時間察覺到,那麼接下來你將會被瘋狂限制。」…。。
「顧錦年想要化龍就能化龍,而今顧錦年更是在逼迫段空跟着他走。」
「妙手,妙手,這當真是聖人妙手啊。」
吹捧之聲再度響起。
顯得無比興奮。
「逼着段空跟顧錦年走?可為什麼我感覺這好像是複製棋啊?」
「是啊,這不就是複製棋嗎?」
「明明是複製棋,怎麼從你嘴巴里說出來,好像是段空跟着顧錦年走啊?」
雖然吹捧之聲激烈,可還是有不少棋道大能忍不住開口,因為他們一眼就看出來了,顧錦年這是在下複製棋。
「爾等懂什麼?」
「你們仔細想想看,圍棋之道的核心是什麼?」
「布局啊。」
「顧錦年已經布置好十二仙王棋局。如今看似是下複製棋,可實際上是什麼?是在逼迫段空入局,十二仙王棋局一但布下,留給段空的機會就不多了。」
「若是他再下錯三步,必死無疑,誰來了都沒用。」
那聲音激烈無比,一臉認真。
只不過,很多人沒有相信,而是看向蘇文景。
「文景半聖,您覺得如何?」
「文景半聖,您的意思是?」
眾人實在是不相信此人,因為這棋局看起來,真沒有那麼高明。
聽到這話*,蘇文景澹澹出聲。
「錯了。」
「不是三步。」
「兩步。」
「留給段空的機會,只有兩步棋了,我看到了一步,但看不穿第二步。」
「唉。」
「錦年的棋道之術,高深莫測,實不相瞞,老夫與錦年對弈過數百次,只贏過一次。」
蘇文景出聲,他順勢加了一把火。
說實話,他也沒看到顧錦年到底在想什麼,可現在有人在為顧錦年造勢,他也只能跟着繼續造勢了。
只不過,蘇文景這勢,造的有些恐怖,這話一說,直接惹來巨大的爭議。
「只贏過一次?」
「文景先生的棋道。雖不如段空棋王,但兩者相差並不是巨大,若是與段空對弈百局,至少能贏十局吧。」
「嘶,只贏了一次?這怎麼可能?」
「顧錦年當真是絕世妖孽嗎?儒道,仙道,佛修,武道,幾乎是樣樣精通,如今更是連圍棋之道,也如此高深莫測嗎?」
「或許,這就是天才吧?好比我等讀書人,我們讀書的時候,常常需要讀數遍,才能明白經書之意,而有些人只需要讀一遍,就能明白這書中蘊含的意思。」
人們議論着,一重重的聲音,充滿着震撼,也充滿着不可思議。
只不過,就在這一刻,蘇文景的聲音繼續響起。
「老夫唯一贏的一次,錦年讓了老夫五子,說來也慚愧啊。」
隨着這道聲音響起。
在場所有人徹底沉默了。
讓了五子才贏?
圍棋之道,讓三子已經是極限了,讓五子,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顧錦年的棋道,到底有多恐怖啊?
前殿內。
段空的心,在這一刻徹底被擾亂了。
之前的異象,沒有擾亂他的內心。
即便是十二仙王的異象出現,他也只是震撼。
可心理素質再強,也架不住這些人一直在扯東扯西啊。
尤其是這個蘇文景,他沒有質疑蘇文景,可就是覺得蘇文景在有意擾亂他的心境。
嗒。
眼看着時間快到,段空落子。
顧錦年幾乎是瞬間跟着落子,還是複製棋。
一手。
三手。
五手。
十手。
段空直接下了十手,顧錦年跟了十手。
吃子。
終於。在這一刻,段空直接吃下顧錦年一子,顧錦年下複製棋,他就設下陷阱,直接吃下一子。
只不過,他留下一個破綻,只要顧錦年落子,自己也會被吃掉一子,但顧錦年敢真吃的話,那麼他就可以順勢布局,逐漸形成大龍了。
同時這樣也可以驗證,這到底是不是所謂的什麼十二仙王局。
然而,被吃掉一子後,顧錦年沒有選擇吃段空的棋子,反倒選擇繼續防守。
被吃掉一子,顧錦年就意識到複製棋還是不行,所以與其浪費時間自討苦吃,還不如老老實實守着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這樣即便是輸了*,也不會特別慘。
如同行兵打仗一般,打不過就趕緊跑,沒必要硬扛着,百萬精兵死了三五萬,老老實實逃走,即便一路被追殺,最終還會剩下三五十萬。
這就是【及時止損】。
這就是顧錦年的想法。
但在段空眼中看來,這完全不一樣了。
當顧錦年落下一子後,風雲變化,一重重的金光如同漣漪一般,盪了出去。
「我當真是看不懂了,明明是劣勢,怎麼感覺顧錦年好像贏了一樣?」
「是啊,這棋局老夫也看不懂了,明明是顧錦年大劣勢,可這異象就彷彿是顧錦年贏定了一般。」
「顧錦年這一手到底是為了什麼啊?明明有棋子可以吃。他不選擇吃,而是落在這方面,與下方棋形成制衡,又是在布局嗎?」
「還好我不懂棋道,實話實說,即便是我看不懂,也覺得顧錦年好像處於下風,但這樣的情況,又顯得是顧錦年處於上風,不懂真好,真要懂的話,人都要傻了。」
一道道聲音響起。
眾人實在是理解不了。
可蘇文景的聲音,在這一刻又緩緩響起。
「還剩下最後一步了。」
蘇文景澹然的聲音響起,使得後者沉默到了極致。
也讓所有人啞口。
剛才蘇文景說了,段空只有兩步棋可走。
現在又說還剩下一步。
這種壓力,別說段空了,在場所有人都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實話實說。
前殿當中。
段空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旁人的言語,擾亂了他的心神。…。。
顧錦年的異象,更是讓他壓力巨大,尤其是顧錦年不按套路下棋啊。
他仔細盯着棋盤。
幾乎是剎那間,他推演未來的結局,他想知道顧錦年下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可隨着推演,再加上這恐怖的心理壓力,讓段空愈發皺眉。
棋局之道,本身就千變萬化,尤其是現在,連中局都算不上,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段空想要試圖看穿未來所有的局面。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段空的心亂了。
被蘇文景,也被這些雜七雜八的聲音,徹底擾亂了。
到最後,段空落子,開始防守。
顯得小心翼翼,因為他看不穿這棋局。
只能等到中局。
然而。蘇文景的嘆息聲響起了。
「他沒有機會了。」
這樣的聲音響起,讓段空心情更加複雜,他真的很想放下棋子,直接去找蘇文景,跟他單挑。
他娘的,你輸了就輸了,就一直在外面嗶嗶,少說兩句話不行嗎?
觀棋不語不知道嗎?
段空是真的無奈。
要是別人瞎逼逼,他真不會說什麼,可蘇文景不一樣,他與蘇文景認識許久,知道這個人的性格。
正是因為知道,所以他才會被干擾,要換做其他人的話。
他還真不會如此。
然而段空等了十息才落子*,顧錦年不一樣,他落子極快,幾乎沒有思考。
原因很簡單。
顧錦年純粹就當做玩一玩,根本不在乎輸贏,而且想法是一下子這個,一下子那個,根本就沒有半點章法可言。
但就是因為這種沒有章法,反而增加了一重高深莫測。
如此。
段空每一次都需要思考十息,不到最後一刻,不會落子。
拋開棋局不談,在所有人眼中,氣勢上段空輸了太多太多了。
兩人交鋒二十手。
前殿之外。
蘇文景的聲音再度響起。
「棋局已定,還要掙扎做什麼?」
「大大方方承認失敗。有何不妥?」
「老夫身為半聖,輸在第七局,也無任何怨言。」
「堂堂棋王,難道輸不起嗎?」
蘇文景的聲音響起,他也不管顧錦年到底會不會下棋,反正這樣說話,肯定能影響到段空的心境。
的確。
聽到這話,段空是真的鬱悶了,他本身下着就難受。
看不穿顧錦年想要做什麼。
這異象實實在在擺在面前,想說顧錦年在亂下棋,這異象你又如何解釋?
再加上之前有人吹捧着什麼十二仙王局。
越到後面,他的目光就不得不聚集在這十二顆棋子上。
的確牢牢控制着棋盤中心,而且莫名有一種錯覺,任憑自己怎麼下,這十二顆棋子,就如同十二尊仙王一般,又如同十二座大山。
聳立在自己面前,根本無法跨越。
做局也好。
化龍也罷。…。。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