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毒醫傾城,棄王狂妃要逆天
毒醫傾城,棄王狂妃要逆天

毒醫傾城,棄王狂妃要逆天裴棄蘇柒

標籤: 毒醫傾城,棄王狂妃要逆天 蘇柒 蘇融 都市
蘇柒蘇融是《毒醫傾城,棄王狂妃要逆天》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裴棄蘇柒」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一朝穿越,堂堂藥王堂詭醫毒手,淪為毫無靈力、任人可欺的廢物。廢物?那她就要讓這世間看看,她一個廢物是如何顛覆這天下的。她拳打白蓮花妹妹,腳踩負心渣男,把江湖翻得天翻地轉。只是被一個病秧子纏上是幾個意思?裴棄:「柒柒,你既已解我身毒,可否再解我的心毒。」蘇柒:「心毒?可有解藥?」裴棄妖孽一笑,伸出長臂...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09: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不是這樣的!明明就是你——」
何姝姝極力否認,拚命的搖着頭,然而,還沒等她把話說完,蘇柒就出手了。
她淡淡的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侍女,伸手打出一團靈力直接打在了其中一個侍女身上。
咣當!
那侍女連忙一把抱住頭,有些驚恐的等待着。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感愛你沒有傳來,反而是讓她聽到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瓶子落地的聲音在安靜的人群中顯得格外的響亮。
那瓶子在那侍女腳邊滾動了一周,最後停在了夏竹腳邊。
什麼?!
何姝姝雙目欲裂,死死的盯着那個侍女。
「我不是讓你把它丟了嗎?你……」
等她說出口,她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有些不敢相信往後退了兩步,徹底癱軟在了地上。
身旁的宮女小心翼翼的撿起那瓶子,遞給了夏竹。
這東西夏竹自然是認得,只消一眼,渾身上下溫婉的氣質就立刻不在了。
「大膽!你還想謀害我們青龍國貴客不成?」
這貴客說的自然就是蘇柒了。
這下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這是本想害人,結果最後把自己給害了啊!
眾人向蘇柒投去了讚賞的目光,然而這視線中更多的還是探究。
「本王只是想帶王妃來散散心,結果被李將軍看到帶到了宮中,又承皇后娘娘的邀約來到了這裡,如今又發生了這樣的事。」
裴棄冷笑一聲,反抓住蘇柒的手緩緩上前一步。
「你們青龍國待客之道還真是有些特別啊。」
夏竹臉上青一塊白一塊的,有些掛不住了。
「來人!把何姝姝給我拖下去打入死牢!」
這可真是觸了夏竹的逆鱗了。
「不,皇后娘娘饒命啊!」
何姝姝臉色慘白,一把抱住了夏竹的大腿祈求原諒。
這次玉玲瓏也沒辦法了。
她看了一眼一旁不僅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反而還一臉悠然的看着裴棄,暗中狠狠攥緊了拳頭。
蘇柒深呼一口氣,總感覺呼吸有些不通暢起來。
這葯的確厲害。
裴棄摸着她有着滾燙的手,眉頭緊皺。
「今日這事我希望皇后娘娘能好好處理,若是我們得不到一個應有的公道,我不介意親自出手替我的王妃教訓一下他們。」
裴棄說完,直接將蘇柒打橫抱起,只給眾人留下一個挺拔的背影。
留下其他人在那裏面面相覷。
王爺?王妃?還是皇后娘娘的貴客?
莫非……
是玄武國那二位?
眾人心頭立刻籠罩上了一層莫大的震撼。
如果真是他們,這何姝姝無異於在刀尖上跳舞啊!
這下沒人敢說話了。
本來好好的宴會經過這件事,眾人心裏也都有點別樣的心思了。
加上如今夏竹和玉玲瓏一個個看起來都有些生氣的樣子,也沒人敢再說些什麼了,都紛紛行禮告退。
只留下夏雲起一個人在原地懵圈了。
王……妃?
他現在腦子亂糟糟的,甚至不知道現在要幹什麼。
所以她是要去追上蘇柒,問清楚她手上的鐲子究竟是從哪裡來的,還是要先回去找他爹?
夏雲起猶豫了一下,想到裴棄那一看就不太好惹的眼神,立刻決定還是回家好了。
夏昭也不是什麼喜歡湊熱鬧的,宴會一結束,沒找到夏雲起,他就獨自一人回去了。
只是回去沒多久,他就聽說了後\\\\/庭院里發生的事。
「你說那個何尚書的女兒?」
他有些微微的吃驚。
畢竟她一直纏着他家傻大兒的事鬧得人盡皆知。
如今又冒出來說她在宮中當眾與其他人行不軌之事,讓她驚訝的同時又有些慶幸。
「還好夫人你有先見之明,早就看出哪個何姝姝不是個好姑娘,不然這要真讓她來我們夏家可還真是家門不幸啊!」
夏昭半開玩笑半恭維的說道。
杜玉琴在旁邊賞了他兩個大白眼,沒搭理他。
可不只是她不同意,他們兒子可是也自始至終就沒看上人家好嗎?
「還好我沒去湊這熱鬧,不然這會還不知道回不回的來呢。」
夏昭滿足的喟嘆一聲,剛坐在椅子上準備好好休息一下,就聽到了門外夏雲起震耳欲聾的叫喊聲。
「爹!爹!夏昭!」
夏昭差點氣的從椅子上摔下來,「我是你爹!沒大沒小的怎麼叫呢!」
夏雲起此時也顧不得什麼了,跑的氣喘吁吁的,「快,我找到那個人了!」
夏昭看着他這樣,冷哼一聲,「急急忙忙像個什麼樣子,哪個人?」
夏雲起上氣不接下氣,「我看到了!她手上的手鐲!就是我們的泣血之玉!」
夏昭愣住了,「你這回看清楚了?」
夏雲起拚命點了點頭,「千真萬確!」
他把今天在後\\\\/庭院里發生的一切詳細的跟夏昭說了,重點描述了他見到蘇柒手鐲時的事,讓夏昭直接愣住了。
「手鐲……」
他們夏家的血玉手鐲只有一個人有。
他雙眼有些獃滯,不知到底是驚多一些還是喜多一些。
「她好像是個什麼王妃,如今在皇宮裡做客,就連姑姑都對他們尊敬有加呢!」
夏雲起有些興奮的說著。
夏昭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抓住了他的手,「那皇后看到她手上的鐲子了嗎?」
夏雲起想了想,搖了搖頭。
「這我怎麼知道,不過她那個手鐲似乎與她的手快融為一體了,不僅取不下來,甚至在手上也不會滑動,如果不是她刻意讓人看,應該很難看到。」
夏雲起想到了那天在合\\\\/歡樓里初見蘇柒的情形。
那時候他也是因為和蘇柒離得太近,加上蘇柒當時為了救他推了他一把,剛好就露出了一個小角而已。
「是她,真的是她。」
夏昭眼神透過夏雲起,不知在看着什麼,嘴裏碎碎念着。
「誰?她到底是誰?」
夏雲起至今還是不明白。
明明家中的人一個都不少,這個女子到底是何人?
杜玉琴嘆了口氣,眼中卻仍然帶着一絲無奈。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這個姑娘很有可能是你真正的姐姐。」
夏雲起敏銳的捕捉到她話中的重點。
「真正的姐姐?什麼意思,那誰是假的?」
他稀里糊塗的看着杜玉琴,又看了看已經呆若木雞,不知在想些什麼的夏昭,感覺心裏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呼之欲出。
「她……她不是爹在外面的私生女吧?」
他皺了皺眉,話音剛落就結結實實挨了一拳。
「瞎說什麼呢!」
夏昭眼中帶淚,然而嘴角卻帶着微笑。
雖然他失去了他的姐姐,可是他找到了夏雲起的姐姐。
他終於可以無愧於夏家,無愧他天上的姐姐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