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公牛傳人
公牛傳人

公牛傳人沉默的愛

標籤: 公牛傳人 林毅 玄幻 白已冬
小說《公牛傳人》,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林毅白已冬,也是實力派作者「沉默的愛」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8 02:4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大頭涵百無聊賴的把自己掛在鐵門上,然後就看到遠處馬路上飛馳過去一輛黑色的越野車。
「咦,開那麼快,這車怎麼看着有點像我姑丈的車。」
涵涵狐疑,飛太快沒看到車牌號,但想想應該不是吧,又不是只有姑丈開黑色越野車。
正想着就見越野車急剎車,然後調了個頭,在馬路對面往回開。
窗戶上還探出一個小小的腦袋,拚命的擺手。
「嘖,那小孩長得可真像粟寶。」涵涵摸了摸口袋「可惜不能帶手機,不然拍下來拿回去給她看。」
嘀嘀咕咕不到一分鐘,那輛越野車又從這邊馬路行駛過來,停在了學校門前。
涵涵「……」
此時此刻她想起老鼠傑瑞那張強顏歡笑的表情包,像不像現在的自己。
越野車上,大家的表情也很一致o_o….
沐歸凡壓低聲音「大傢伙回去嘴巴嚴實一點。我們是去檢測中心耽誤了回家時間,絕不是忘了接涵涵。」
蘇何聞表情跟他老爸如出一轍,面無表情「姑丈,我銀行賬號是543211234567。」
沐歸凡「……」
蘇何問一聽,立刻也報上卡號「姑丈,我卡號是123456754321,跟我哥的前後半段正好反過來,記得啊!」
粟寶嗯?為什麼突然報卡號捏?
她懵懂眨眼,跟風報號「爸爸,我卡號是123456789000哦,大舅舅給我辦的,是不是很好記!」
沐歸凡「……」
小棉襖,趁火打劫是你該做的事嗎?
算了,總比老太太徒手劈女婿好。
沐歸凡剛想轉賬,就見蘇一塵把手機伸過來,上面有一個收款二維碼。
「其實錢對我來說就是個毫無意義的數字,我更喜歡看老太太徒手劈人。」大舅舅的話永遠那麼言簡意賅並十分有內涵。
意思是他不缺錢,給的少了對他來說沒用。
沐歸凡「……」
默默轉賬中。
就當花錢消災了,算了,只要順利把涵涵接回去就行。
涵涵眼睜睜看着幾個人嘀嘀咕咕走近,然後舉手擺了擺「嗨,你們看看我像誰家的孩子?」
粟寶跑過去摸摸她的頭,一臉愧疚「涵涵姐姐對不起!是我在車上給霸總取新名字,把你忘了。」
頓了一下她又說道「下次我給狗狗取名的時候一定記得你!」
涵涵一看是粟寶,哦那沒事了。
她說道「沒事沒事,那霸總取名字了嗎?」
她一邊說一邊要起來,只聽哐的一聲,腦袋卡住了!
卡在鐵欄杆里……
眾人目瞪口呆。
沐歸凡暗道得,這回錢白花了。
「完蛋,這回怎麼辦?」蘇何問一時愣住「打電話叫消防叔叔來,一來一回再開鎖,回到家肯定天黑了。」
到時候奶奶肯定懷疑,就不單單是手劈姑丈那麼簡單了,所有人都得挨批一頓。
粟寶連忙安慰「沒事沒事!咱沒事!」
她左右一看「你們幫我擋住哦,我可以把柵欄掰開!」
保安大叔已經走過來了。
蘇何問搖頭「不行……而且有監控呢…要不再使勁點,涵涵我們按着你腦袋往後塞。」
涵涵哭喪着臉「耳朵擼掉了怎麼辦?」
沐歸凡手托下巴「按照我的經驗,不會掉。」
蘇一塵「……」
沒眼看,他轉身去跟保安說明情況去了。
蘇何聞默默說道「小孩的腦袋大身體小,腦袋能過去的地方,身體側一下也能過去。」
涵涵愣了一下「你是說這樣…嗎?」
她話沒說完,側着身體往外鑽了一下,果然出來了。
粟寶「哇哦!大哥哥好厲害!」
小傢伙星星眼,崇拜的看着蘇何聞。
蘇何聞不由得撇過頭,心底卻感覺鼓鼓的,歡欣鼓舞。
該說不說……被妹妹崇拜的感覺似乎也不錯……
沐歸凡一時無言,等等,這個常識他知道的,怎麼就被蘇何聞這小子搶先了!
蘇一塵正在門衛處登記。
保安大叔忍不住說道「蘇總,剛剛放學有個女的冒充您夫人,蘇小少爺差點跟她走了。」
「哎,孩子也可憐,平時看着挺機靈的,看來也是太渴望母愛了。」
蘇一塵筆尖微頓,把簽字本遞給他,點頭道「謝謝。」
保安連忙說不用謝,然後目送他們離開了。
另一個年輕一點的保安湊上來,低聲說道「哎呀牛大叔,你怎麼沒跟蘇總邀功!剛剛可是你把那人販子叉出去的。」
保安大叔擺擺手「有啥好說的,這不都是職責所在嗎?」
年輕保安一時啞然,沒話可說,只覺得這個大叔笨,怪不得一把年紀了還是當個門衛。
他不知道的是,牛大叔此時的檔案已經到聶叔手裡了……
**
一行人終於整整齊齊上車,在天黑之前回到家了。
當然沒免得被蘇老夫人嘮叨了一頓,然後做賊心虛的幾個孩子們感覺吃完飯就跑了。
第二天放學的時候,兩份dna的結果都出來了。
「頭髮的dna結果顯示是親屬關係……」沐歸凡翻看檢測報告,皺眉「血液的dna結果卻是……」
他把檢測結果放在桌上,蘇一塵清楚看到上面的幾個字母子關係。
蘇何問愣住了,也就是說,這管血真的是他母親的!
頭髮的結果和血液的檢測結果,都跟姚詩悅所說的對上。
「她跟我說她是我小姨,知道媽媽在哪裡……還說媽媽沒幾天能活了。」
蘇何問心底突然變得焦慮起來,原以為那個女人是騙人的,沒想到是真的。
蘇何聞也皺起了眉頭,如果是真的的話……
他內心問自己,他還能毫無波瀾的自顧自的過日子,忽略過去嗎?
不能。
蘇何問低垂着頭,一聲不吭了。
他的確很想見見他那個傳說中的媽媽。
可他也不願意他爸被那個女人要挾。
蘇一塵站起來,淡淡說道「我去看看。」
蘇何問卻拉住了他的手,想說什麼但終究沒說出口,就這樣倔強的拉着他不肯放手。
粟寶靜靜的坐在一邊,沒有說話。
媽媽啊……
哪個寶寶不希望有個媽媽呢。
沐歸凡牽起她的手,低聲道「我們先出去。」
蘇一塵和沐歸凡都暗中查了一下,姚詩悅離開醫院之前去了一趟頂樓,但奇怪的是整個醫院都查找完了,也沒有找到『大舅媽』的身影。
再往後查兩天,剖析姚詩悅每一天的行動軌跡,也依舊沒有發現。
「這不合常理……血液標本不能超過兩天,按照實驗中心反饋,這管血應該是當天抽的……」
「當天抽的血,卻找不到人。」
沐歸凡坐在粟寶的梳妝鏡前,迷你的小沙發凳幾乎容不下他高大的身影,有一種很強烈的反差感。
粟寶趴在一邊,看着爸爸紙上東畫西畫的東西「所以,人去哪裡了呢?」
沐歸凡站起來「走,去找你大舅舅。」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