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姜西霍時寒

標籤: 周祈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都市 霍時寒
熱門小說《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近期在網絡上掀起一陣追捧熱潮,很多網友沉浸在主人公霍時寒周祈演繹的精彩劇情中,作者是享譽全網的大神「姜西霍時寒」,喜歡都市文的網友閉眼入:父母逼她嫁給年老土肥圓。 為自救,姜西閃婚初次見面的俊美男人。 說好的搭夥過日子,卻不料,婚後她被捧上天。 受欺負,他撐腰。虐渣時,他遞刀。為她保駕護航,寵入骨髓。 「總裁,夫人在學校打架,要被退學……」 「把校長換了!」 「總裁,夫人被公開嘲諷買不起限量版的包包……」 「把商場買下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6: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大小姐不經常來我們這邊,是不是因為這個男人啊?我們將來的族長是要帶領整個賀蘭古族前進的,必須要住在古族的宅子里。大小姐甚至都不經常回來,別說住在這裡了。我覺得她對這裡沒有歸屬感。」
「這不是還沒有繼承嗎?着什麼急?等到以後繼承了就會住在這裡了。她的丈夫也要跟着一起。」
「這個男人…不太像是會跟着一起的人。他的氣場看起來就不是普通人,怎麼可能屈居大小姐之下呢?」
「……」
這群人議論紛紛,絲毫不迴避霍時寒。彷彿是故意讓霍時寒聽到這話一般,完全不收斂自己的聲調。
霍時寒聽到這話,神色淡淡。
他住哪裡都無所謂,取決於姜西。
會議室。
不一會兒,長老們都來了。
步晚晚最後一個跟着進來,站在大長老的旁邊,公事公辦的幹練樣子。她擺明了自己的立場,她並非是討厭姜西和她的丈夫,只是根據賀蘭古族的規矩辦事,這是她的職責。
「小姜,你今天帶着自己的家屬過來,應該告訴我們一聲,我們被你打的措手不及。」大長老開口道。
「是啊,我們今天本來安排了聯合的交際圈子,想讓你多認識一下其他人,可你這麼作為,讓我們賀蘭古族在其他家族面前丟了份,很難見人。」
你一言我一句,都在指責她。
姜西道「我帶着自己的另一半過來有問題嗎?難不成不允許我的丈夫參加賀蘭古族的活動嘛?你們也沒有明說。如果是這樣的話,下次就不要邀請我和我的丈夫了。」
我們是一體,好嗎?
「不是這個意思。」大長老道。
二長老也開口「西西,我們是希望你能夠帶着賀蘭古族前進,今天是你的主場,你帶着丈夫過來有些嘩眾取寵了。而且你的丈夫還對來賓不太禮貌,這不符合我們賀蘭古族以禮待人的規矩。」
規矩,規矩,說來說去都是規矩。
姜西道「我知道各位長老們今天都不太滿意,把自己的不滿全部說出來吧。我是個很聽取意見的人,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說完,其他長老的表情緩和了一下。還算聽得進去勸,這樣他們也好掌控一點。
「小姜,我們家族的聚會,我不希望你的丈夫參加,你也知道你的丈夫是誰,他是霍家的人,對我們來說威脅太大了。」大長老道。
姜西點了點頭「還有呢?」
「本來,我們是打算給你介紹聯姻對象的,希望讓你有個比較滿意的對象在一起,這樣也是為了我們賀蘭古族的未來。既然你已經結婚了我們也不多說什麼,對於霍家的那位我們保持靜默的態度。」大長老說,「話說回來,對於他我們是不會納入我們賀蘭古族的內部人員範疇的。」
言下之意很明白。
這是姜西個人選擇的結婚對象。
不是他們賀蘭古族的族長另一半人選。所以他們並不會承認霍時寒的存在。
姜西問道「還有其他的嗎?」
大長老不太明白她的意思,擺了擺手,說道「大概就是這些了。」
他繼續道「你還年輕,我並不希望你被美色所迷惑,賀蘭古族這麼多年都在我們的管理之下,我們大家都活的很清醒。是以,不希望別人參與進來。尤其是京城裡位高權重的家族。」
話里話外的意思可太明顯了。
是懷疑霍時寒別有所圖。
姜西道「我明白了。」
她正色道「我明白各位長老的擔心,也明白各位長老對賀蘭古族的看重。更加明白各位長老對我的良苦用心。至於霍時寒,他對賀蘭古族的事情沒有任何的興趣,他今天過來只是陪着我一起。我對賀蘭古族的事情不怎麼熟悉,他也一樣。」
她掃視了一眼眾人,最後把目光放在大長老的身上,笑着說道「大長老,你可能不太了解。霍時寒那個人和普通的有錢人不一樣。對於想要拿到的東西,他向來都是直接出擊,不會選擇這種迂迴的方法。」
大長老想要反駁,姜西打斷。
說道「我在這裡跟各位保證,霍時寒只是我個人的丈夫。他只和我個人有關係,和賀蘭古族沒有任何的關係。他也不會利用賀蘭古族來做什麼。」
「既然是你說的,我選擇相信。如果他將來做了不利於賀蘭古族的事情呢?你打算怎麼辦?」大長老問。
這話,可謂是誅心。
姜西開口「公事公辦。」
大長老看着姜西,不發一言。
沒有想到,她居然這麼直接。
「不過。」姜西笑眯眯的說「他沒有做的時候,如果各位硬要加註在霍家那邊,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意有所指,她看向某處,不動聲色。
賀蘭頌的女兒,怎麼會是省油的燈呢?
她已經威脅在場的眾人了。
步晚晚眼觀鼻鼻觀心,當自己不存在。
「我知道各位長輩們覺得我年紀小在教導我,我欣然接受,同時我希望大家能夠清楚一件事情,我是賀蘭古族未來的族長。不太希望有其他人質疑我的決定。」姜西道。
大長老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的態度很明顯。霍時寒只是我的丈夫,他不會參與賀蘭古族的任何決策。而我是賀蘭古族的未來族長,同樣的,也不喜歡別人參與我的任何決策。我和我父親一樣,不喜歡被人架在主位上卻不能做任何事情。下次有什麼不滿意或者有什麼想做的決定,直接跟我說,不用這麼迂迴。」姜西道。
「姜西,你太狂妄了吧?!」
其他人都憤憤不平。
姜西神色淡然,「狂妄?我這是正常的口吻吧?如果我真的狂妄就會徹底和你們作對,不把你們放在眼裡。勢必和你們魚死網破,想試試嗎?當年我父親去世,你們把持賀蘭古族到現在,其中到底做了多少事情,應該不用我多說吧?」
她什麼都知道,只是不屑於說罷了。
現在這群人還上趕着管到自己頭上來了。她輕輕的呼了一口氣。怪不得賀蘭停不來,是怕來了可能會覺得吵鬧所以才避開的吧。
大長老道「姜西,不要覺得賀蘭停護着你,就可以為所欲為。賀蘭古族將來的族長,未必就一定是你!」
「不是我,還能有誰呢?」
姜西問。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