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
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

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 都市
火爆新書《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前夫又來搶萌寶」,主角性格討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白羽菲的質問,讓秦亦言一怔。
再回想照片里的柳心愛……
她真的笑得很開心。
也很暖。
那是秦亦言看不到的一面!
一瞬間,秦亦言的胸腔里,突然被一種不知名的情緒充滿。
讓他很暴躁!
白羽菲仔細盯着秦亦言的神色變化。
發現他很焦躁,便立即放柔了聲音,道「你那麼優秀,應該找一個愛你,且眼睛裏都是你的妻子!」
話音落下,白羽菲想去握住秦亦言的手掌。
心裏瘋狂地想要告訴對方,自己就是那個滿眼都是他的人!!!
但秦亦言躲開了白羽菲。
不過片刻,他的眼神已經平靜了下來,語氣堅定地說「你嫂子很愛我,只是不善於言辭。」
「但……」
「這是最後一次,如果你還不懂得收斂,我會送你回爸媽那兒!」
秦亦言是很寵白羽菲。
但他不允許任何人插手他的婚姻。
哪怕是他的妹妹,哪怕是以關心為名義,都不可以!
白羽菲沒想到秦亦言會突然換了態度,而且還那麼維護柳心愛,她不由一愣。
一股嫉妒的火焰瞬間躥上心頭,幾乎將她的理智燒光!
白羽菲緊緊捏着手掌,聲音都有些發抖「哥,我只是想關心你!」
「我不需要這樣的關心,」說著,秦亦言對白羽菲伸出手,命令道「是誰在調查心愛,把那個人的聯絡方式給我!」
白羽菲不敢反抗,最後,只能寫出了個號碼,交給秦亦言。
秦亦言看着號碼,神色變得很冷。
白羽菲知道,秦亦言……不會放過那個傢伙的!
那個混蛋敢坑她的錢,就算被收拾也是活該!
而現在她唯一慶幸的就是自己還沒來得及對柳心愛採取行動。
可是……
這不代表她會就此放手!
她一定要趕走柳心愛!!!
別墅里的兄妹倆,最後鬧得不歡而散。
家裡氣氛也因此有些低沉。
柳心愛回來的時候,也多少感覺出了一點異樣。
就在她覺得奇怪時,秦亦言走下樓梯。
還主動用和氣的態度,與她說道「怎麼沒給我打電話,讓人去接你?」
「我和蕭瀟邊走邊聊,最後也沒去她的公寓,就在路邊叫了一輛的士回來了。」
秦亦言點了點頭。
然後遲疑片刻,問「你的朋友……是不是對我的表現不太滿意?」
現在冷靜下來,秦亦言也覺得他當眾拽走柳心愛的行為很不妥。
身為好朋友,徐蕭瀟肯定在私下裡表達過不滿。
不過柳心愛沒有多說這個話題,只道「我和蕭瀟解釋了一下,她也能理解。」
「那你是如何解釋的?」
秦亦言的追問,讓柳心愛沒想到。
她還以為這個話題會就此打住。
但既然秦亦言問了,柳心愛稍加回憶,便說道「說你因為工作忙,才會心情浮躁,而且稍有不足,也會自己改正。」
柳心愛說這番話的時候,心裏有些沒底。
也不曉得會不會觸到秦亦言某根神經,讓他不滿。
但結果……
「沒想到,你還會在外人面前維護我。」
秦亦言的表情輕鬆,說話的語氣,也絲毫沒有冷意。
他的這番反應,再次出乎了柳心愛的預料。
她發現這個男人真是愈發難以捉摸了。
下一瞬,秦亦言突然就做出了決定——
「改天,請你的朋友來家裡吃飯。」
柳心愛一愣,而後立刻拒絕道「這就算了。」
可秦亦言很堅持「這頓飯是必要的,今天這餐太潦草,根本體現不出我的誠意。」
柳心愛聞言更加意外。
她真的不需要這份誠意。
因為會很麻煩!
思索兩秒,她想要開口讓秦亦言改變主意。
餘光卻從樓上……看到了一雙幽怨的眼睛!
發現柳心愛看過來,房間門口的白羽菲立刻躲避開。
她這做賊心虛的樣子,讓柳心愛內心狐疑。
再聯想到她回來之後,家裡古怪的氣氛……
看來自己不在家的時候,一定發生了什麼!
就在柳心愛沉思的功夫,秦亦言已經走去了書房。
柳心愛想了下,跟了過去。
還在進入書房之後,關上了門。
看到她這樣子,秦亦言便知道她有話要單獨說。
他也不催,雙手交疊,等待柳心愛開口。
「不能請蕭瀟來家中做客!」
這話讓秦亦言微微挑起了眉,問「為什麼不能?」
因為……徐蕭瀟的眼神很犀利,如果讓她來家裡,肯定會發現更多的細節!
屆時,她與秦亦言夫妻關係不和的事實,也藏不住了!
柳心愛解釋了一番,將心中的擔憂說給了秦亦言聽。
可秦亦言卻一臉平靜地回道「那你好好表現不就得了?」
這話……
可真是說的輕巧啊!
柳心愛嘆氣,垂下眼眸。
「但有些事偽裝不來,很容易就發現破綻。」
秦亦言的心情本來不錯。
卻因為這一句話瞬間忍不住皺起了眉「誰讓你偽裝了,你就不能好好做一個妻子?如果你很稱職,菲兒也不會去調查你!」
「調查我!?」
柳心愛先是迷茫,隨即……
她什麼都明白了過來,眼神中也多了些不滿和介意。
秦亦言見狀,還是有些袒護白羽菲道「我已經責罵過菲兒,她以後不會胡作非為了。」
他說這話的本意,是想讓柳心愛知道,自己有給她做主。
可柳心愛卻滿腹懷疑。
秦亦言……真的捨得責罵他的妹妹嗎?
怕是白羽菲撒個嬌,再賣賣慘,秦亦言就會像以前那樣,讓事情不痛不癢地過去了吧。
想到這些,柳心愛的嘴角,不自覺掛上冷淡的笑。
那笑容雖然很淡,可秦亦言捕捉到了。
其中的漠視和不在乎,讓他突然來了火氣。
說話也開始不客氣起來「歸根結底,一切還是你的原因!」
柳心愛怔愣了瞬,然後抬眸看向秦亦言,神色訝異。
隨即便聽到他繼續道「如果你能做好妻子的本分,就不會引得菲兒懷疑,鬧出那些事端!」
這樣的指責讓柳心愛冷笑。
果然……
秦亦言還真是護着白羽菲……
想着,她淡淡開口「恐怕就算不是我,換個人,你妹妹也會不滿的。」
「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柳心愛輕輕呼吸了下,壓住心頭的衝動,這才說道「我已經盡量做到最好,再多做要求,就是你強人所難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