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慕南芩

標籤: 慕子瀟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 賀蘭龍月 都市
《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慕南芩」的創作能力,可以將慕子瀟賀蘭龍月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狂醫神凰:王妃,你萌寶掉了!》內容介紹:作為侯府嫡女,賀蘭龍月卻被庶妹陷害,奪臉替嫁。搶了她的身份不說,還要搶她的丈夫和兒子。一朝歸來狂醫逆天,那些傷過她的人統統不放過!庶妹大婚當日,她迫使當朝攝政王娶她為平妻,讓渣父顏面掃地,一頓巴掌打垮了白蓮花庶妹的整容臉!攝政王震怒咬牙切齒,「今日你就算是進了本王的王府,往後本王也不會讓你好過!」結...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6:2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賀蘭龍月躺在他懷裡,感覺腦子昏昏沉沉的,後背一陣陣發冷。
好像,燒的又有點嚴重了。
慕子瀟摸了摸她的頭,眉心一皺,低聲問道,「月月,你先別睡,葯在哪裡?」
「別走。」迷迷糊糊的,她緊緊攥住了他的衣服,然後沒了聲息。
慕子瀟無奈,只好用毯子裹緊了她,抬指輕輕按在她的眉心,掌心裏紫金色的光暈緩緩注入她的身體……
不多時,另一道雌雄莫辨的聲音從她體內傳出,道,「她本來有點着涼了,加上心魔侵蝕抵抗力不足,所以便嚴重了一些。葯放在書架下方第二個格子里,第三個藍色的瓶子,一次吃一粒,每隔兩個時辰吃一次。心魔這一關不好過,我沒有辦法。」
慕子瀟想放下賀蘭龍月去拿葯,但是稍微一動彈,她又反手抓緊了他。
無奈之下,只好招呼雲櫻進來,道,「書架下方第二個格子,第三個藍色藥瓶給本王。」
雲櫻進屋愕然,「王爺,主子她……」
這是她第二次見到賀蘭龍月昏迷。
慕子瀟臉色一片鐵青,「沒什麼,快點。」
雲櫻面色一變,趕緊拿了葯過來,正要去倒水,慕子瀟卻打開藥瓶,拿了一粒丹藥直接送進自己嘴巴里,然後捧起賀蘭龍月的臉吻了上去!
雲櫻臉色一紅,迅速退了出去。
門被合上,一道清醇的嗓音從賀蘭龍月體內憑空傳來,聽上去有些怪異,「你把她給睡了,我將來怎麼辦?我可是她師尊。」
慕子瀟喂完了葯,這才抬起頭來,下意識舔了舔嘴唇,看着賀蘭龍月手腕上那一抹淡淡的鳳凰印記,哼笑一聲,「你不也感覺到了么?就算是做錯了什麼,好像也不只是本尊吧?」
錦皇「……」
半晌,才道,「什麼時候讓我回去?」
是指,靈魂融合,合二為一。
「等一等吧。」慕子瀟眯起了眼睛,「你捨棄上面的身體下來,九闋閣那邊,是出事了吧?」
「嗯,的確有些麻煩。」錦皇的嗓音變得沉重,「我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
「有空再說吧。」慕子瀟的眼神一瞬間變得極其幽邃,好似可以吞沒整個宇宙。
錦皇遲疑了一瞬,道,「我最近,感覺到了幾股熟悉的氣息。」
「本尊也是,但是很多東西,暫時都還不太明朗……她心魔的事情,要怎麼解決?」慕子瀟低頭看着賀蘭龍月,暫時沒心思關注別的事情。
錦皇聞言嘆了一聲,「現在後悔當年分離的時候一點兒醫術都沒給自己留了吧?其實我也沒沒辦法,這一關只能她自己走過去。實在不行,你也可以強行抹除她不好的記憶。」
慕子瀟聞言,抬手撫上賀蘭龍月的眉心。
遲疑半晌,終究還是沒下得了手。
「本尊相信,她可以度過所有的難關,成為這世上最強大的人之一!」他願意一生一世守護着她,可是他不希望她離開了他就毫無自保能力。
他希望她是天空中翱翔的鳳凰,就像是今天戳死司徒暝那樣,可以獨自一人睥睨天下,而不只是他羽翼之下的寄生蟲。
那不是真正的愛。
慕子瀟眯了眯眼,「但是這個世界上,所有傷害過的她人,本尊都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錦皇聞言笑,「看來我這個師尊沒用了。」說著,又話鋒一轉,笑道,「不過,你好像很喜歡師尊這個稱呼,在某個時候。」
「……」
慕子瀟嘴角一抽,怪他咯?
沒和賀蘭龍月圓房的時候,他感覺不到錦皇的存在,可是圓房之後,他就清晰的感覺到了錦皇和賀蘭龍月之間那種師徒情誼,而他和錦皇之間的感覺又是相通的,所以上次兩人翻雲覆雨,那種情愫就詭異起來。
既像是夫妻之間,又像是師徒之間。
「行了,你養着去吧,別直接魂飛魄散害本尊的醫術失傳了!」慕子瀟哼笑一聲,瀲灧眼底染上一抹邪肆,卻也有點囧。
就是感覺,這小女人叫他「師尊」真的很……
錦皇抿嘴笑,「你應該感謝我,幫我們的聖尊大人收了個小徒弟。不過好像,光會醫術不夠吧?剩下的事情,交給你了。」
然後,沒聲息了。
慕子瀟低頭,牽起她的手放在唇邊,輕嘆一聲,「本尊往後,還得教你修鍊……這是找了個聖后,還是找了個需要養大的小姑娘?」
說著話時,男人眼底的睥睨無與倫比。
俯瞰眾生,卻又萬千柔情只落在那一個小小的人兒身上,溫柔到令人沉溺。
若此時此刻,有人看到他這個眼神,必定願意溺死其中甘願萬劫不復!
而賀蘭龍月對此一無所知。
也許是因為生病,也許是因為小寶的葯,也許是因為剛剛被刺激到,她再一次陷入了噩夢當中。
只是,這一次的噩夢中,多出了一個人。
他在背後抱着她,低低在她耳邊說到,「不要怕,有本王在!」
……
地牢裏面,行刑還沒有結束,凌清婉早就被嚇得昏迷了過去,北櫟叫人把她抬出去,送進了扶桑院當中。
小寶嘴巴里嚼着一根枯草坐在牆頭,「真是頑強啊,都這樣了還來王府?」
北櫟一抬頭,驚訝的道,「小世子,你怎麼又翻牆了?」這孩子,怎麼就不走尋常路啊!
「聽雲櫻說,母妃好像生病了,我有點擔心。」小寶愁眉苦臉,正猶豫着要不要進去看看。
北櫟一愣,扭頭看向二層,「不應該啊,剛剛還在地牢審人來着……」
一下子,小寶從牆頭跳了下來,邁開兩隻小短腿兒撲向了二層,推門進去,「父王,母妃沒事吧?」
慕子瀟一愣,抬眸問,「你怎麼來了?」
「寶貝來看看母妃。」小寶說著,上前爬上床頭,身上摸了摸賀蘭龍月的額頭,「好燙哦,肯定是刺激過度了。」
「……」慕子瀟抬頭,詫異的看着小寶,「北櫟告訴你的?」
「是啊,但是母妃說了,人的精神受到高度刺激,也是會出現這種狀態的,這是一種心理疾病,但是會影響到身體。」
小寶暗自抹了把冷汗,幸好自己聰明,剛剛差點兒又露餡兒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