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度小豆

標籤: 杜天豪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都市 高藝柔
高口碑小說《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是作者「度小豆」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高藝柔杜天豪身邊發生的故事迎來尾聲,想要一睹為快的廣大網友快快上車:一場意外居然把憶都呼風喚雨的杜天豪給睡了,我可是有豪門婚約在身的啊!憑什麼賭注是娶我?「結婚去。」「我沒帶戶口本啊!」「在這。」「我身份證也沒帶啊!」「在這。」「杜天豪你什麼時候拿的這些啊?」「比賽之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6:2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這次不行,杜天豪堅定地搖了搖頭,「這絕對不是。」
「為什麼?」魏心問道。
「因為……」杜天豪的聲音停了下來,但他沒有繼續說下去。
「你不能說為什麼,是嗎?天豪,其實你不是愛上了高藝柔。你和她日夜相處,被她迷住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高藝柔跑了。」
魏心沒有回應「你說什麼?」
什麼是逃跑?杜天豪說高藝柔跑了?
「她以購物為借口逃跑。保鏢沒有發現。現在我不知道她在哪裡。」「你明白嗎?」杜天說
魏心點點頭,驚訝地張嘴「這個她,她跑了嗎?」
「是的。」
既然是杜天豪口中所說,那一定是真的。沒有空話。
魏心不知道自己該高興還是該警覺。
杜天豪為什麼告訴她這些?高藝柔逃跑的原因是什麼?
很難得到嗎?上次她跑到海邊讓杜天豪好好吃飯?讓杜天豪知道高藝柔的重要性?
魏心的心裏閃過無數的念頭,表面上還是努力保持着驚喜的樣子。
「她逃跑了。你打算怎麼辦
魏心看到了,但他沒有再問。他拉着他的手「陪我去花園散步。今天很難見到太陽。我在病房裡,只有桃子陪着我。我快生病了。」
「很好。」
見杜天豪同意,魏心有點得意。
保鏢聽到這話,立刻知道了時事,退後一步,只跟在兩個人後面,不遠不近,以保護安全。
魏心一直在說話。杜天豪一言不發地聽着。他不時點頭。他的話是金子,他是沉默的。
住院部下面是一個很大的植物園,石頭鋪就的小路縱橫交錯,空氣非常好。
看到杜天豪的反應很冷淡,魏心忍不住。他還問「天豪,你在想什麼?」
杜天豪一隻手伸進口袋,喉嚨里發出一聲巨響。天氣很冷。
他總是少說話。當他心情不好的時候,自然的話就少了。基本上,他得應付一兩個字。
「我能為你做什麼?」魏心問道「你說出來,你會感覺好些的。」
杜天豪突然停了下來,和魏心停了下來。
他轉過身來,面對着她,目光銳利,魏的心慌了。
上次杜天豪來醫院時,他開始懷疑當時發生了什麼,這讓她很不安。幸運的是,她從一開始就堅持自己的口徑,寧願被他打死也不願承認。
所以,她現在不能承認。
但這次她不知道,杜天豪又用這樣的眼神看着她,他在懷疑她什麼?
懷疑她殺了高澤遠嗎?
又是高藝柔在吹枕頭邊的風!
魏心沒有先開口。她不能先把自己搞砸。
「魏心。」他說,「我想你和我已經沒有感情了。」
其實,可以說他和魏心從來沒有過感情。
否則,他怎麼會願意扣動手槍的扳機朝她開槍呢。
如果你真的愛她,你怎麼能放棄她的死亡。
魏心渾身發抖。她沒想到杜天豪看着她這麼久,終於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沒有感覺?
「天豪,」她握住他的手一會兒,「你在說什麼,你不,我不會聽,我什麼也不會聽!」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這麼說。魏心,你覺得我是不是太衝動了,不敢這麼說?」
「是的,是的,」魏心說,「我們倆分開這麼久了,我們很難重聚。天豪,我們分開很久了。我們太奇怪了。我們一定要去。我們怎麼能沒有感情?」
「但當我看着你的時候,我感覺不像那些年。」
「感情可以培養,感情也可以培養。你忘了我們在一起時是多麼幸福,我們的回憶是多麼美好嗎
「是的。但是……」
「不,但是!」魏心急忙打斷他,「我愛你,天豪,我愛你,我愛你這麼多年,我等了這麼多年……」
杜天豪微皺眉頭。他不再說話了。他又抬起腳,毫不猶豫地繼續往前走。
魏心緊跟着他。
此時此刻,杜天豪想了很多。
時間太長了,曾經和魏心在一起快樂,現在想想,也覺得不那麼幸福。
杜天豪想,可能是因為魏心死後,身邊沒有女人讓他感到興奮,想發展自己的感情。
這就是為什麼他總是一個人,他覺得單身不好。偶爾,當他有空的時候,他看着別人的擁抱,然後他就會想起魏心。
他把這種思念看作是愛。
也是這種缺失。當高藝柔被下了葯,全身又熱又干,他看着她的臉和魏心很像。他無法控制,所以他想要高藝柔的屍體。
明明知道,那是他的好兄弟杜澤辰在台下,他進去了。
因為杜天豪完全有信心能擺脫這個陷阱,擺脫這個陷阱,他必須要讓杜澤辰陷入其中。
事實證明,杜天豪做了這件事。他一向是對付敵人和他不喜歡的人的晴天霹靂,幾乎沒有被打敗過。
然而,杜天豪剛剛醒來。最終,他輕鬆逃脫了杜澤辰的西裝,但最終還是落入了高藝柔的西裝里。
上癮了,無法自拔。
我爬不出來。
高藝柔是一個穿腸毒的女人。
杜天豪微微嘆了口氣,說了一句話,打破了沉默「魏心,我們的命運可能已經結束了。」
「天豪,你愛上高藝柔了嗎?就像我一開始想的那樣?」
「也許是吧。」
杜天豪的話一直充滿不確定性。
也許,也許,應該。
也就是說,在他心目中,沒有明確的答案,只有模糊的輪廓。
魏心準確地抓住了話語中的優柔寡斷,可憐而委婉地說「你是高藝柔的新人……」
「這次不行,杜天豪堅定地搖了搖頭,「這絕對不是。」
「為什麼?」魏心問道。
「因為……」杜天豪的聲音停了下來,但他沒有繼續說下去。
「你不能說為什麼,是嗎?天豪,其實你不是愛上了高藝柔。你和她日夜相處,被她迷住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高藝柔跑了。」
魏心沒有回應「你說什麼?」
什麼是逃跑?杜天豪說高藝柔跑了?
「她以購物為借口逃跑。保鏢沒有發現。現在我不知道她在哪裡。」「你明白嗎?」杜天說
魏心點點頭,驚訝地張嘴「這個她,她跑了嗎?」
「是的。」
既然是杜天豪口中所說,那一定是真的。沒有空話。
魏心不知道自己該高興還是該警覺。
杜天豪為什麼告訴她這些?高藝柔逃跑的原因是什麼?
很難得到嗎?上次她跑到海邊讓杜天豪好好吃飯?讓杜天豪知道高藝柔的重要性?
魏心的心裏閃過無數的念頭,表面上還是努力保持着驚喜的樣子。
「她逃跑了。你打算怎麼辦
杜天豪慢吞吞地說「一個完全由我控制的女人不聽我的話,背着我跑了。我對她不辭而別很生氣,對她想要的遼闊的天空很生氣,但同時,魏心,我也很擔心她有沒有什麼
杜天豪生氣後,又擔心又自責。
他對她不好,沒及時發現她心裏不高興,就會讓她想跑。
但是,藝城最有權勢的杜天豪不應該有這樣的想法,
高藝柔正在挑戰自己的底線。他應該儘快找到她,把她抓回來,嚴懲她。只有當她無法生存和死亡時,他才能感到幸福。
但他沒有。
於是,杜天豪在想他有多愛高藝柔,希望她平安無恙,孩子沒事。然後他慢慢地找到了她。
這不是愛嗎?不是因為他愛高藝柔,沒有自我表現嗎?
聽了他的話,魏心已經咬牙切齒了。他對高藝柔的感情真是太特別了!
「不,天豪,」魏心試圖引導自己的想法,「你擔心的是孩子,而不是她。她肚子里懷着你的孩子。她是杜家的繼承人,也是杜大師最珍貴的孫子。」
「我擔心孩子,但更擔心她。」
魏心聽到這句話幾乎崩潰了。
杜天豪根本沒看她一眼。他不停地看着遠處,陷入沉思。
他真的很愛高藝柔。
當時,因為魏心和杜澤辰的親密關係,他可以狠狠地槍殺了魏心。
然而,高毅軟化了劉耀明兒時的愛情。雖然他非常不高興,但他只是想阻撓他。
她現在要逃跑了。如果他把她抓回來,他就不會殺了她。
因為我受不了。
他是杜天豪高藝柔捨不得死的。
但是,他不會讓她感覺好些。如果她敢逃跑,她必須有自知之明,忍受他的憤怒!
杜天豪眼神堅定,全身強壯。他揮揮手,挽着魏心的手「不,魏心。我帶你回病房。」
魏心咬牙切齒「天豪……」
「我最近很忙。有那麼多事情要處理。我會讓蘇然好好照顧你的。」
杜天豪這句話的意思是,他這次不會來看魏心了。
他真的沒心思敷衍她,她在醫院裏,活得好好的,休養就可以了。
看到杜天豪的不耐煩,魏心沒怎麼說「好吧,我等你。」
一句溫暖柔和的「我在等你」讓杜天豪不那麼煩躁。他看了一眼魏心,眼睛有點軟了。
高藝柔什麼時候才會如此體貼體貼?
不得不說,魏心這個女人,真的很足智多謀,懂得哄男人開心,懂得進退,也懂得衡量。
可見蘇然能忠於她的身邊,守護着她,保護着她,有一定的道理。
杜天豪把魏心送到病房,又回去了。他甚至走到門口也沒進去。
魏心看着他說「注意身體健康,好好休息,不要老是抽煙,身體不能垮。」
杜天豪點點頭,轉過身去。
直到杜天豪的身影消失了,魏心才才眯起眼睛,轉身走進病房。
蘇然看着她,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還有些高興的樣子,連忙問「怎麼了?」
魏心說「高藝柔逃跑了,現在沒人知道她的下落。」。
「什麼?」
「高藝柔在尋找自己的死亡。她最好藏起來,別讓杜天豪找到她。這樣,我就不用擔心她了。」
魏心笑着說。
至於杜天豪對高藝柔的愛
高藝柔的人都走了。如果我們再次相愛,我們能做什麼?
杜天豪只能是魏心的,杜太太的位置遲早是她的。
高藝柔,一個嘴尖利的女人,是相當愚蠢的。
一天後,在藝城新區的公寓里。
天快黑了。天快黑了。
高藝柔在廚房裡忙得不可開交,準備在宮少宇下班回來之前準備一頓飯。
她的手藝不是很好,但家裡的菜做得很好,反正她和宮少宇兩個人,三菜一湯,完全夠了。
高藝柔逃離杜天豪已經24小時了。
高藝柔覺得很輕鬆。
她不需要考慮杜天豪什麼時候回來,她會說什麼,她會做什麼,以及如何避開他。她自由了。
她很想看書,餓了就自己做飯,出來了不能出去,其餘的一切都很好。
廚房裡的湯鍋咕嚕咕嚕響。高藝柔沒聽見門開了。
宮少宇拿着公文包進來換了雙鞋。他忍不住說「很好吃。」
高藝柔聽到聲音,從廚房裡探出頭來「我在煮湯。菜快準備好了。洗漱睡覺,準備吃飯。」
宮少宇點點頭,瞥了一眼陽台上掛着的衣服。他驚呆了「你也洗了我的衣服嗎?」
「好吧,當我要自己洗衣服的時候,順便幫你洗了。」
不知道為什麼,宮少宇感到了一顆溫暖的心。
他一直是單身,獨自一人住在公寓里,在律師事務所里,在法庭上,來來回回。
雖然他是學校的小草,但喜歡他的女生不在少數,但龔少宇總覺得自己應該先創業,再成家。
但高藝柔的到來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在家裡養了一個蝸牛女。
每天都有人打掃,洗衣服,做飯,等他回家。
宮少宇這樣想,也這麼說「高藝柔,你乾脆叫閻天羅。」
「哈哈。」高藝柔笑了兩聲,「蝸牛姑娘?我沒有那麼善良。我不能和你待太久
到時候,她會離開這裡的。
如果她一直呆在這裡,會給宮少宇帶來意想不到的傷害,牽連他。
宮少宇笑了,沒有說話。他去洗手了。
洗完手後,他還走進廚房,拿出盤子放在桌子上。
高藝柔說「你不用進來,等我出來就行了。」
「很好。」
宮少宇打開椅子坐下。看着桌上的兩套碗筷,他突然覺得心裏暖洋洋的。
兩副筷子,兩個人。
高藝柔把湯端了出來,走到餐桌邊,她大聲喊道「哦,啊,我太熱了。我怎麼能包得這麼熱……」
她把湯放在桌上,迅速脫下手套,用手指捂着耳朵,看上去非常可愛。
我是高藝柔。
剛開始的時候,她是那麼的古雅,可以彎曲和改變杜天豪的心。
否則,如果她很遲鈍,怎麼能和張若若一起走呢?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