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寧也傅蘊庭大結局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明知故犯

標籤: 傅蘊庭 周韓深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 都市
《寧也傅蘊庭大結局》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傅蘊庭周韓深是作者「明知故犯」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寧也是傅家人人嫌棄的私生女,沉默寡言,乖巧嫻靜。傅蘊庭也是這麼認為的。將夜門口,他將人堵住。傅蘊庭:「經常來會所?」寧也:「不是不是,同學聚會來的,第一次。」半小時後,女孩一口悶喝倒五個男人的視頻刷爆朋友圈。傅蘊庭:……網吧門口,傅蘊庭看着女孩的背影撥通電話:「在哪裡?」寧也:「......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8: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所以在其他人眼裡,梁書兒跟蔣列幾乎每天出雙入對,這也導致周圍人對她的態度越來越惡劣,可是梁書兒都不放在眼裡。
王超這個人從來沒有什麼心眼子,老實憨厚到過分。
他知道那些欺負梁書兒的人平時跟蔣列玩的很好,可因為那天是蔣列特意告訴他梁書兒出事了。並且兩人一起過去的,所以他沒有去懷疑過蔣列。
然後去醫院的時候蔣列也一起跟過去了,還幫着付了醫藥費,加上每天跟着梁書兒一起過來醫院還每次都給他帶東西,所以他對蔣列很感激。
在王超的心裏,他相信一個人不會無緣無故的很壞,肯定也會被別人的好所打動變好。
在他的心裏,蔣列就是這樣。
他在醫院的時候還單獨跟蔣列說,讓他把梁書兒被人欺負的事別說出去。也讓蔣列跟那些人說,梁書兒是女孩子,有些事要是被人惡意傳播名聲不好。
蔣列都滿口答應了。在被問到那些照片是否都確定刪除後,也說都給刪了,讓他放心。
當時梁書兒就在病房外,聽到蔣列的保證,她也相信了他的話,真的以為那些照片都刪掉了。
可是之後不久,她那天被拍的照片不知被誰舉報到了老師那黎,而且還被人在私下裡討論。
那段時間周圍的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她,然後各種竊竊私語。
後來還是祝萌找到她她才知道。並且緊隨着老師也找了她。
那天那些人全程都舉着手機站在一旁錄著拍着,梁書兒都知道。可是親眼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照片被老師以及其他人看到以及那幾天周圍人看着她的目光時,梁書兒又羞惱又憤怒。
最後謠言傳的越來越離開,沒有意外的梁書兒再一次被請了家長。
也不知道照片的事情鬧的太大,讓梁榮很沒面子,不能再以忙為借口,在接到老師的電話之後他第一次來了學校。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梁書兒被所有人責罵,梁榮說她丟盡了他的臉,老師說她的事給學校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周圍的人一個個都站出來說什麼時候什麼地點親眼看着梁書兒跟誰誰誰進了哪裡都做了什麼,言之鑿鑿,彷彿真的親眼看到過。
老師最後嚴厲的跟梁榮說身為家長一定要好好的教導孩子,別小小年紀不學好做些出格的事情。
梁榮不想把事情鬧大,可那些照片要是傳出去的話他是徹底沒臉了,所以他直接找上了之前欺負過梁書兒的那幾個人。給了錢,把那些照片都買了回來刪掉了。
事後隨後校方對外解釋照片是被人惡意P過圖,至於那些謠言都是假的。壓根沒有的事,可是卻沒人會相信。
梁書兒的處境越來越艱難,她每天一門心思只想要好好學習,然後考到外地的學校,到時候她會把媽媽一起帶走。
可是梁榮卻沒有給她這個機會,臨近中考的時候,梁榮忽然通知梁書兒要把她送去國外,說是幫她把學校都已經聯繫好了。
梁書兒聽到後想也沒想的拒絕,不接受。
可是梁榮只是通知她。而不是在徵求她的意見,他早就已經給她買好了過去的機票。
梁書兒不想出國,她不想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
這之前。她會給陶姿打電話,剛開始還小的時候她會跟陶姿說她想她了,她不想在梁榮的身邊,她想要跟陶姿在一起。
可是那個時候的梁書兒卻不知道陶姿自己也是無能為力,被梁榮以身體為由在醫院被人看着,哪裡也不準去。
後來梁書兒長大了,不想讓陶姿為自己擔心,所以她再說自己的事,也很少打電話,因為她怕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所以她大多時候都是發的消息,每天都會發。
那天她跟陶姿說了梁榮想把她送去國外的事,她不想要去,想要去找陶姿。
可最後卻被梁榮發現,在她晚上睡着之後讓人給她打了鎮定劑然後連夜送上了飛機。
梁書兒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在國外。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她被人看着,不能回國。
她剛開始大吵大鬧。可都沒用,最後她把自己關在房子里不吃不喝,企圖讓梁榮答應讓她回去。
可是都沒用,梁榮鐵了心不會讓她回去。
後來梁書兒慢慢的接受了事實,因為她不接受也只能接受。
而在她國外的這期間,陶姿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梁書兒好幾次打電話想要讓梁榮把陶姿送到國外,讓她們兩人在一塊,到時候她可以永遠不回去。
可是梁榮卻沒有答應。說陶姿的身體不好,不能坐飛機。
可就在梁書兒到達國外的第二年,她無意間從梁薇薇的口中得知陶姿已經去世。是車禍。
可是沒有任何一個人通知她,她連自己的媽媽是什麼時候去世的都不知道。
她發了瘋一樣買了機票回國,可是她看到的卻只是一座冷冰冰的墓碑。
墓碑上面的照片是陶姿大學畢業的時候拍的。年輕漂亮,笑起來眼裡透着光,還有拍照片的人。明媚又耀眼。
梁書兒知道這張照片,陶姿跟她說過,說是畢業的時候梁榮給她拍的。他很喜歡,而她也喜歡。
墓碑的上面寫着愛妻,下面寫着梁榮。
梁書兒怎麼看怎麼諷刺。
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梁榮不僅沒有絲毫的悔過之心,還特意選了這張照片,梁書兒只覺得可笑,她替陶姿感到噁心。
前所未有的憤怒和悲痛充斥着她整個胸腔,可她卻無能為力。
陶姿走了,她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梁書兒在墓碑前坐了一天一夜,最後還是祝萌找到的她。
\\\\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