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
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

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宋窈嚴司琛

標籤: 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 林隨州 江糖 都市
都市小說《宋窈嚴司琛的小說名》,由網絡作家「宋窈嚴司琛」近期更新完結,主角江糖林隨州,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 ...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8: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臨近夜晚,
江糖開始考慮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要不要和林隨州提出分床?
倒不是她矯情保守,畢竟早上睡都睡過一次了,
可是她喜靜,
加上睡眠淺,格外不喜歡和人同床,
要是林隨州睡相不好,
再打個呼嚕……
正想着,男人已從浴室出來。
他頭髮擦的半干,懶懶抬眼掃過她「你困了就先睡,我先去哄梁淺。」
「哎。」江糖叫住他,
「我去哄吧,你都累一天了。」
林隨州眼神透着懷疑「你?」
她被看的心虛,面上依舊淡然「你說的對,
作為母親,
我是有很多不足,
所以我想做出改變。」
林隨州哼笑聲,
似是對她的嘲諷。
他丟下毛巾,
抬手拿起化妝台上的男士保濕露,
仔仔細細塗抹上全臉,
「好,你去吧。」
江糖稍鬆口氣,
起身便向外走,
到門口時,
她腳步頓住「林先生,
你要是困了就先睡,不用等我。」
啪嗒。
門合上。
林隨州「……」
*
孩子們的房間在三樓,她一眼就看到中間突兀的粉紅色卧室門,上面掛着精緻的王冠形狀牌匾,上面寫有梁淺寶貝。江糖推門而入。
小姑娘的房間充滿夢幻,四處擺放着布偶玩具,正中的公主床上,穿着白紗睡衣的梁淺聞聲探出頭,她眼底的喜色和期盼在看到江糖的瞬間,逐漸化為失落和悲傷。
「怎麼不是爸爸?」小姑娘眼巴巴看着她,模樣委屈的很。
江糖一臉冷漠,脫了鞋進去,拉開椅子坐在她面前,「爸爸不會來了,以後每天晚上都會是媽媽給講睡前故事。」
梁淺仰起頭,不死心的問「那晚安抱抱呢?」
江糖「也是媽媽。」
梁淺還是不死心「那晚安吻呢?」
江糖「還是媽媽。」
「……」
嚶。
梁淺終於沒忍住,仰頭大哭出聲。
「我不要媽媽,我要爸爸!」
「我要爸爸——!!」
「你是壞女人,我要爸爸!」小孩的哭腔尖銳,江糖被吵的耳膜發麻,眼前的梁淺一邊哭一邊踹着江糖,嘴裏不住的罵她壞女人。
她往後退了退,雙手環胸靜靜看着梁淺,反正這不是她生的,隨便她怎麼嚎,她動一下算她輸。
終於。
梁淺凄厲的哭聲引起了兩邊兄弟的注意,林梁深先是鬼鬼祟祟拉開門看了眼,盯着江糖背影,他不禁縮了下脖子,白天被支配的恐懼再次湧上心頭。
林梁深小心把門合上,張牙舞爪向樓下跑去。
「爸!我媽虐待兒童!」
「她在打淺淺!!」
正做眼部按摩的林隨州手一哆嗦,指尖戳進了眼球。
他使勁眨了下眼,「不要亂說。」
「淺淺哭的可慘呢,你聽。」
林隨州支起耳朵「隔音好,聽不見。」
林梁深急的只跺腳「那個毒婦真的在打淺淺!」
林隨州皺眉,眼神瞬間嚴厲「梁深,不準這樣叫你媽媽。」
嗚……
林梁深委屈極了,大哥說虎毒不食子,可是今兒個,他差點被親媽吃了,這不是毒婦是什麼?
他雙手背後,抬起眼委屈看着林隨州「爸,你有二婚的想法嗎?」
「……」
「…………」
「都說梅開二度,我覺得有個年輕後媽挺不錯的,哎,我幼兒園的劉老師就不錯。」
「……」
「…………」
「滾。」
林梁深滾了。
路過梁淺房間,她還在哭,林梁深對着裏面嘆了口氣,無奈搖頭,都怪他現在太弱小,無法保護自己的妹妹。此時,他默默在心裏發誓,有朝一日長成十尺男兒,一定把惡毒母親掃地出門!
三歲孩童的體力有限,哭了大約半小時後,她聲音漸漸弱了下去。
梁淺淚眼朦朧的看着面前翻看故事書的江糖,抽抽搭搭擦着眼淚「你、你都不心疼嗎?」
江糖微抬起頭「嗯?」
「我、我這樣哭,你都……都不心疼嗎?」
江糖笑了下「心疼啊,你繼續哭,我繼續心疼。」
說完,繼續低頭翻小人書。
梁淺癟癟嘴,拉開被子鑽了進去,聲音悶悶「哼,寶寶不哭了,你是……是故意想哭死我,然後霸佔我爸爸,我才、才不上當呢,哼!」
「……」
她合上書,看着床上隆起的小山丘,眼底帶着笑意,「可是你爸爸本來就是我的,不然你以為你是從哪裡出來的?」
「你胡說!爸爸不是你的!」她又帶了絲哭腔,半鑽出個小腦袋,濕漉漉的眼睛哀怨看着江糖,「爸爸說淺淺是仙女姐姐送給他的。」
「……」
仙女姐姐。
真沒看出林隨州還有一顆少女心。
江糖可沒少女心,她只有冷血無情鋼鐵心,當下面無表情拆穿了林隨州幼稚的仙女謊言「你是從我肚子里出來的,你要在我子宮待上十個月,才能順利出生。所以你不是什麼仙女姐姐送來的,當然,如果你再不聽話好好睡覺,我現在就把你重新塞回我肚子里,明白嗎?」
「……嗚……」
「不準哭。」
「嗚……咕嚕。」梁淺把眼淚咽了回去。
她滿意的收回視線,不顧梁淺排斥的目光,強行拉開被子鑽了進去,「現在我要開始給你講故事。」
梁淺拉着小被幾,可憐弱小無助,「淺淺不要聽故事……」
「……好吧。」江糖摸摸下巴,「既然你不要聽故事,那就背古詩吧,背完才能睡覺。」
梁淺聽後,不可置信瞪大眼睛,用稚嫩的聲音質問她「你是魔鬼嗎!」
江糖佯裝驚訝「啊呀,你竟然拆穿我的真面目了,怎麼辦呢,現在我只能吃掉你了,嗷嗚!」
她張牙舞爪的樣子成功嚇到了梁淺,小傢伙手忙腳亂就要往出跑,結果沒兩步就被江糖抓了回來。
江糖強行箍着梁淺「背不背古詩?」
「嗚嗚嗚嗚,我背我背,魔鬼媽媽你別吃我。」
小可憐一個。
江糖不同情,不心疼,甚至有些美滋滋。
「來,和我背。世上只有媽媽好,沒媽的孩子像根草。」
梁淺乖乖的「世上只有……」她頓下,眼神天真,「可是這個不是詩……」
江糖態度強硬「我說詩就是詩!」
「……哦。」
「你把這句背五十遍才能睡。」
「……哦。」
她一邊背世上只有媽媽好,一邊掰着指頭數,江糖打了個哈欠,眼皮顫顫,最後垂下眼瞼,沉沉睡了過去。
沒多久,梁淺聲音低下,逐漸消失。
室內燈光溫暖,只聽輕輕響動,男人輕手輕腳走了進來。
他看了眼側身睡過去的江糖,收斂視線,彎腰把被子給梁淺蓋好,低頭輕輕吻了下她的額頭,轉身便要離開。
「爸爸……」梁淺突然拉住他的衣角。
林隨州回過頭,女兒睡眼朦朧,模樣可憐「我想和爸爸睡。」
林隨州張張嘴,本想着拒絕,可對上她那軟萌的眼神時,立馬不忍,到嘴邊的話也收了回去。
「只能今天……」
小姑娘立馬笑逐顏開。
林隨州彎腰把她抱起,走前不忘關閉室內暖光。
梁淺緊緊環着他的脖子,嘴裏小聲嘟囔着「爸爸我和你嗦,媽媽是魔鬼變得……」
林隨州忍俊不止「誰告訴你,媽媽是魔鬼變得。」
「媽媽自己說的。」她埋在他頸窩裡,悶着聲抱怨,「媽媽就是魔鬼,你不要告訴她是我說的哦。」
「嗯好,我不會說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林隨州淡定抱着女兒回屋。
梁淺早就困了,在床上翻了兩圈後,直接滾到林隨州懷裡,四仰八叉將他緊緊纏住。
林隨州向來溺愛女兒小心將她裹嚴實,又親了親她的額頭後,柔聲道「淺淺要睡覺了,明天爸爸帶你去遊樂場。」
「帶媽媽嗎?」
「你說呢?」
「不要帶媽媽,只有我們兩個。」梁淺拉住他的手勾了勾,「我要和爸爸過二人世界。」
他低低笑出聲,語氣寵溺「好,不帶媽媽,快睡吧。」
得到滿意的回答,小姑娘總算捨得閉上眼。
漸漸地,屋裡沒了動靜。
夜色靜謐。
江糖在房門外站了會兒後,轉身上樓,她伸手揉亂一頭長髮。
遊樂場?
呵,想得美。
梁淺大眼睛看着那歪歪扭扭,左右不對稱的馬尾辮,仰起頭「媽,歪了。」
江糖滿不在乎「歪就歪了,快點,我們要走了。」
梁淺不依,嘟着嘴抱怨「我要公主辮,這個醜死了。」
「那你被醜死了嗎?你要是沒被醜死就趕緊穿鞋走人。」
「……」
惡毒!
魔鬼!!
不是親生的。
梁淺扯扯歪掉的辮子,心不甘情不願的低頭穿鞋,最後背好自己的小背包,悶悶不樂跟在江糖身上。她一點都不想和媽媽出去,可是哥哥們都在,又想和哥哥在一起……
下樓後,其他兩個兒子都已經準備齊全。
初一仰起頭,看到一臉不開心的梁淺,他輕輕笑笑,抬手沖梁淺揮了揮「淺淺,來哥哥這裡。」
梁淺顛顛兒跑了過去。
「今天是淺淺自己梳的頭髮嗎?淺淺真乖,都會自己梳頭髮了。」說著,初一動手把歪掉的馬尾調整好。
江糖莫名臉熱,說「我梳的。」
初一手上一頓「淺淺頭髮軟,是不太好整理。」
江糖「……」
這是哪家的天使下凡來了,怎麼這麼會說話。
「謝謝哥哥。」梁淺滿意的摸摸頭髮,最後踮起腳尖親了親他的臉。
初一抿唇,笑的格外靦腆。
「媽媽要自己開車,還是讓司機送我們過去?」
「今天自己開。」說著,她晃了晃手上的車鑰匙。
初一點點頭「那媽媽要小心點,星期天車會很多。」
「知道了,啰里啰嗦的。」
司機早已把車子從車庫取了出來,這是一輛寶藍色小轎車,看起來全新,似乎沒開過幾次,江糖把孩子一個一個抱進兒童座椅後,自己坐進了駕駛座。
遊樂場位於市中心的繁華地帶,從這裡啟程要走四十多分鐘,路途不算近也不算遠。
也許是因為難得出去玩,林梁深和林梁淺老實的不得了,一路上都沒怎麼鬧騰,這倒是讓江糖清凈不少。
到達遊樂場,江糖先行買了票,隨後抱起梁淺,又牽上樑深,回頭看向初一「初一,要跟緊媽媽。」
「嗯。」
他乖乖點頭,看着江糖的背影卻黯淡下去。
瘦弱的少年垂着頭跟着她身後,偶爾會抬起眼看着她緊緊拉着梁深的手,接着又看向周遭,對那歡笑交談的親子路人是抑制不住的羨慕眼神。
遊樂場繁華熱鬧,行人熙熙攘攘,她猛然意識到什麼,不禁停下腳步,剛一扭頭就看他神遊在外。
江糖思緒微動,「初一。」
「媽媽,怎麼了?」
「你可以拉好弟弟嗎?」江糖將梁深交給了他。
「好。」
林梁深抱着哥哥對江糖吐吐舌頭「略略略,我還不想跟着你呢。」
江糖「大庭廣眾之下,我不想揍你。」
林梁深「……」
「初一,過媽媽這兒來。」
她彎腰拉起初一的小手,語氣清淺「對不起啊,我不應該讓你跟在我後面的。」
林初一眼神愕然,他咬咬唇,猛然就紅了眼圈,害怕被江糖看到,匆匆低下頭,強行把眼淚忍了回去。
江糖微微彎腰,語氣小心翼翼「初一,你生氣了嗎?」
「我沒有生氣。」他抽抽鼻子,再抬頭,便是一張燦爛的表情,「弟弟妹妹年紀小,媽媽是應該照顧他們,我長大了,不會丟的。」
她張張嘴,突然不知如何是好。
莫名心酸,握着他的手緊了又緊,「初一,想坐摩天輪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