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顧寧願薄靳夜
小說顧寧願薄靳夜

小說顧寧願薄靳夜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標籤: 小說顧寧願薄靳夜 薄靳夜 都市 顧星寒
《小說顧寧願薄靳夜》中的人物薄靳夜顧星寒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都市小說,「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小說顧寧願薄靳夜》內容概括: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從此身敗名裂,還被顧家驅逐。 五年後,她帶着三胞胎回歸,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 誰知,顧寧願扭頭,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 眾人驚掉下巴,直呼薄家那位眼瞎。 後來,顧寧願馬甲掉落……天才神醫、神秘組織老大、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驚掉無數人眼...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8:3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心裏拿定了主意,接下來,只待宮非玦的身體好轉。
就在這段時間裏,宮家正處在爭鬥的漩渦之中。
海家和齊家,還有汪家,這些天無時無刻不在告狀。
古武工會一直沒有發作,也不知道在琢磨什麼。
但宮家知道,這些事,工會不會一直不管的。
果不其然,一星期後,林冥突然召開了會議。
宮非玦還沒有徹底恢復清醒,所以由大長老宮英年代替他去。
到的時候,他才發現,參與會議的,只有齊家、海家、汪家和他們宮家。
對此,他並不十分意外,泰然自若地坐下後,直接問林冥,「副會長,今天突然臨時召開這個會議,還只有我們這幾家,是有什麼用意么?」
他話音才落,海家和齊家就綳不住了,齊齊拍案而起,對着他就是一通控訴。
「你還好意思問用意?少在這裡揣着明白裝糊塗,什麼用意,你自己心裏沒數嗎?」
「你們宮家做的那些好事,本該直接交給中立方去審判,是會長和副會長心軟,念你們宮家在工會這麼久,所以才網開一面,開了這個會議,給了你們宮家臉面和尊嚴,你要是識相的話,現在就好好交代,你們宮家做的那些破事!」
面對這兩人怒氣沖沖地叱責,宮英年表現得很是冷靜。
「五長老、齊先生,我不過是問了一句,你們怎麼這麼凶?竟說一些我聽不明白的話。」
齊家大長老氣得滿臉通紅,頻頻拍桌子。
「你還跟我們裝傻!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家主,就是被你們宮家人害死的!不然車子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失控?!」
宮英年意味深長地眯了眯眼睛,「對於齊長老的死,我很意外,也很可惜,但是沒憑沒據,就把這件事情賴到我們宮家頭上,是何道理?齊先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兩家的關係,可是一直不錯的呀,還有海長老,咱們兩家,在生意上可是有長期往來的,怎麼現在突然反戈一擊,這又是何道理?」
「反戈一擊?你也配說這種話!究竟是誰反戈一擊,你真當我們是傻子?我們海家的幾個長老,怎麼會突然被人綁架,直接撕票,你以為你做的很嚴實么?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今天,我們就是要討個公道!」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可開交。
汪家長老倒是挺安靜,坐在紅木椅里一聲不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宮英年聽了,心裏冷笑。
討公道?他們宮家還沒討公道呢,這些加害者反倒是先叫喚上了,真是諷刺。
他沉默了兩秒,平聲道,「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這樣指控我們宮家,副會長,不如還是您來說清楚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冥剛才也是一直沉默不語,現下見他把問題丟到自己身上,臉色沉了沉。
他先是看向海家和齊家兩人,不是很耐煩地叫他們坐下。
「行了,看你們吵吵嚷嚷的,像什麼樣子!叫你們來,是來解決問題的,不是來激化矛盾的!若是你們真的有什麼委屈,工會自然會為你們討回公道,不會包庇任何人,也不會偏袒誰,你們且放寬心。」
海家和齊家聽他這麼說,臉色稍微好看了點兒,不情不願地坐了下來。
可那兩雙眼睛,還是死死地瞪着宮英年,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
對此,宮英年一點都不在意,依舊是那副雲淡風輕的表情,閑閑坐着,等着林冥的下文。
「英年啊,非玦現在還沒清醒,只能讓你來替宮家主持大局,想來最近的事情,都是你在指揮吧?」
宮英年點了點頭,「沒錯,有什麼問題么?」
林冥推了推眼睛,面色沉沉地說,「最近,齊家和海家,還有汪家頻頻出事,你是知道的吧?」
宮英年又點頭,「知道,如何?」
「現在這三家,都向工會控訴,是你們宮家做的,這些事情都是單獨發生的,但全部都指向宮家,我想這應該不是巧合,所以把你叫過來,是想了解一下這件事。」
宮英年表情不變,問他,「請問副會長,了解了之後,您有何打算?」
林冥理所當然道,「自然是按規矩行事。」
聞言,宮英年突然拍了下大腿,粗聲笑了。
「副會長深明大義,有理有據,宮家可是佩服得很吶,那既然如此,咱們還是先來說說宮家的事吧。」
林冥被他這個反應弄得有些懵,其他三家也都一臉不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