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蕭崢小月免費
蕭崢小月免費

蕭崢小月免費東南風雲

標籤: 蕭崢 蕭崢小月免費 都市 金輝
小說《蕭崢小月免費,新書正在積極地更新中,作者為「東南風雲」,主要人物有蕭崢金輝,本文精彩內容主要講述了:從東南席捲而起的時代風雲中,深處基層的蕭崢無意中抓住一個機會,經歷了從潛龍在淵到輝煌騰達的人生歷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6 18:3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身為秘書,李海燕感覺肖靜宇的責任心就是太強了,她忍不住說「肖書記,你怎麼就不把自己當孕婦呢?」李海燕是從來不敢對肖靜宇在言語上有絲毫不敬的,可今天還是因為著急,語氣中多了一絲責備的意味。
肖靜宇朝李海燕瞧了一眼,知道李海燕是真的擔心自己的身體,笑着道「海燕,我首先是一名領導幹部,然後才是一位妻子、一位母親!」李海燕回味着這句話,要是自己,會不會如此排位置呢?人之常情,肯定是把孩子放在第一位,把老公放在第二位,再將工作放在第三位。當然,要是師父是自己的老公,她恐怕會把師父放在第一位。
或許,這就是自己和肖書記的不同吧?肖書記的這句話,似乎也就能解釋,為什麼她懷孕了之後,依然堅持跟正常人一樣上班了。李海燕道「你要是一定要去參加,那這兩天,我讓許醫生和蘇中醫都來幫助看看你的身體狀況,要是確實沒有問題,你才能去。」肖靜宇柔和地道「我不是一直都聽你的嗎?」
李海燕聽到肖靜宇這話,感受到肖書記對自己的無限信任,心頭更是湧起了一種責任感和價值感。到了辦公室之後,李海燕立刻就去預約醫生了。
肖靜宇的座機響了,接起來是市紀委書記高成漢「肖書記,你已經到辦公室了?有空不,我想過來下。」肖靜宇客氣道「有空,不過,高書記,還是我到你這裡吧。」高成漢忙道「我過來、我過來。你有孕在身,讓你跑來跑去,你自己能吃得消,可讓蕭崢同志知道了肯定不答應,下次要找我算賬了!」
言談之中可以聽出來,高成漢和蕭崢之間的深切友誼。肖靜宇也就不再客氣「那就麻煩高書記跑一趟了。我讓海燕給你泡杯安縣的白茶。」高成漢道「有肖書記的好茶,我馬上就到。」
等高成漢在肖靜宇的對面坐下來,李海燕已經將一杯熱氣騰騰的白茶端了上來。這茶葉是蕭榮榮和費青妹從老家綠水村帶上來的,茶芽金鑲碧鞘、內裹銀箭、十分喜人,還沒開始喝,香氣就已襲來。高成漢道「越是天熱,越是該飲這種茶湯。」
肖靜宇笑着道「我等會讓海燕給你送兩包過去,只可惜沒有好包裝,都是我公公婆婆用牛皮紙簡單包了,放在石灰大缸里風乾的。」高成漢笑着道「那就再好不過。要是包裝過的,我還不敢收呢,但既然是蕭書記自家山上採摘的,我就不客氣了。你也知道我是個嗜茶的人!」肖靜宇說「高書記跟我不要客氣。」
輕鬆地聊了兩句之後,高成漢又道「肖書記,那我就言歸正傳了。胡洛和丁黎兩位幹警,我們已經通過努力,讓兩位幹警恢復原職了。」「是嗎?」肖靜宇心頭一喜,上次肖靜宇見高成漢的時候,就請他幫兩個忙,其中一個,就是希望能幫助恢復胡洛和丁黎兩位幹警的職務。當時,高成漢說,他已經在着手處理了,沒想到這麼快就已經搞定了。可見高成漢辦事的高效和穩妥。
但肖靜宇仍舊有些好奇,問道「省廳怎麼就同意恢復他們的職務了?」高成漢道「一是,向省廳上報了監控錄像。從錄像中,那輛麵包車的行駛軌跡可以看出,那輛麵包車是在經過他們的車子之後,忽然加速的,目標就是你,涉嫌故意殺人。胡洛和丁黎要是不及時出手,你可能已經出事。身為幹警,發現這種情況,肯定要加以阻止,這是胡洛和丁黎的職責所在,無可厚非。
二是,那麵包車裡的兩個嫌疑犯,他們被胡洛和丁黎的車撞擊之後,又與旅行車碰撞,當初並沒有死亡。從醫院急診的記錄以及醫生的診斷、各種檢查報告、指標來看,兩人的生命還是能保住的。可後來兩人突然死亡,裏面充滿疑問。甚至涉嫌有人在醫院對兩名嫌疑人動了手腳,造成其意外死亡。這些推測都是有科學依據的。
除此之外,市紀委、市公安局都出面證明,胡洛和丁黎這段時間,一直在配合紀委辦案,正在執行特殊的任務,並不存在死者家屬舉報的擅離職守、給領導辦『私活』等情況。之前,我也向省紀委程華劍書記彙報過此事,所以此次程書記親自幫助打了電話,並強調,公安幹警配合紀委辦案是一種擔當,不能因此讓幹警被誣衊!
正因以上三種因素,省公安廳核實、討論之後,解除了胡洛、丁黎兩名幹警的停職,並鑒於兩人對案情熟悉,讓他們配合省廳指派的人員,開展對兩位嫌疑犯死因的調查。」
肖靜宇聽後,心情
最新章節!
心情放鬆了許多「這樣就好。否則,胡洛和丁黎兩位幹警因為保護我而停職,我心裏始終過於不去!」高成漢道「我們不能讓幹壞事的公職人員逍遙法外,也不能讓干好事的公職人員被人誣陷和利用。」肖靜宇微笑着道「怪不得人家說,高書記是『定海神針』。」高成漢搖搖頭道「說我是『定海神針』,就太言過其實了。我只不過是『熟能生巧』,對有些事情提早做了些準備。」
肖靜宇覺得高成漢說得也不錯,『定海神針』只不過是一種象徵,而高成漢處理的卻是一件件具體的事,他有自己的策略、方法和手段,體現出的是一種從政智慧。肖靜宇感覺,高成漢的素質和能力,完全已經到了擔當更高重任的層級。對高成漢這樣的領導幹部來說,時機到了,他就可以亮相登台、主政一方。
肖靜宇不由道「高書記的能力水平是我非常佩服的,你的為人處事也值得我學習。」高成漢笑道「肖書記,你這麼表揚我,我可能會驕傲的。此外,還有一件事,那就是關於陳虹的事情。之前,就有人舉報陳虹和其父親陳光明的經濟問題、作風問題等。自從陳光明擔任處級領導幹部之後,安縣紀委也已經將陳光明的相關信訪材料和問題線索移交給了市紀委。我們將按照紀委的辦事程序進行調查。」
肖靜宇道「這方面,我不會也不能干涉紀委的工作。我意見就是,有問題就查、沒有問題也不能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高成漢點頭道「嗯,肖書記說得對,我們要做到對事不對人。還有一點,按照我們紀委辦案的程序,問題線索,我們可以調查,但是要對領導幹部採取措施,就必須向市委譚書記進行彙報,一般情況下,要徵得譚書記的同意我們才能動。」高成漢的意思,肖靜宇能理解,譚震是一把手,紀委的工作肯定需要譚震同意,她道「這是理所當然的。」肖靜宇不想為難高成漢,也不想因為自己影響紀委的辦事規則。高成漢已經在自己的職責範圍內,幫了自己不少了,她不希望因為自己讓高成漢為人詬病。
「那我就先回去了。」高成漢將手邊的白茶喝了,站起身來,忽然又想到一件事,「肖書記,周五鏡湖文化節的開幕式,我看到和你是隔壁位置呀。」肖靜宇笑道「是啊,高書記,那天我們可以一起觀看開幕式。」
高成漢卻關心道「到時候是在露天,又在晚上,最近又是雷陣雨頻繁,你現在的情況,我覺得其實可以請假的。」高成漢也考慮到肖靜宇是孕婦,恐怕不太方便出現在這種條件下的活動,便勸道。肖靜宇卻道「謝謝高書記的關心,我想應該問題不大。」高成漢點了下頭,走出辦公室,肖靜宇送他到門口。
這兩天,寶源縣連續傳來了好消息。
首先是,江中新增加援助寶源的2個億資金到位了,寶源縣的基礎設施建設、革命遺址修復、百姓窯洞搬遷或加固終於重新上了快車道。
其次,蕭崢個人的人事關係也從江中省轉到了寧甘省,無論在江中還是在寧甘,縣委書記、縣長都是省管幹部,所以省·委組織部上了***會之後,又與其他一撥幹部一起提交到了省·委常委會上通過,將蕭崢這個縣委書記後面「掛職」兩個字給去掉了。會後,寧甘省·委組織部還把蕭崢叫去談了話。這次部長鹿濤桂沒有親自找蕭崢談,而是一位副部長跟蕭崢談了幾句對任何人都適用的話。
但是,蕭崢卻借這個機會,向組織上彙報了兩個想法和一個建議。兩個想法是,六盤山是脫貧,離不開省·委高屋建瓴的謀劃,特別是需要在「高速路網」和「掃黑除惡」上統籌考慮。一個建議是,要打通「省內」「省外」幹部交流的兩條通路,省內就是省、市、縣三級的幹部可以充分交流;省外是趁如今江中大力援寧的機會,不僅江中的幹部可以過來,也可以派寧甘的幹部去江中鍛煉、學習和培養。
這位副部長本來以為自己泛泛而談,蕭崢也就會隨便表個態、感謝一句就完事了。沒想到蕭崢卻大談想法和建議,關鍵是這些想法,對這個副部長來說也很新鮮和超前,要是這兩個想法和建議動起來,組織部門也大有可為,圍繞這些工作強化基層組織建設和選派幹部,組織部近兩年恐怕會亮點紛呈。
談完話之後,這位副部長忍不住就去向部長鹿濤桂彙報了情況,並說「這個蕭崢同志,還真是有點想法的。我個人覺得,這些建議,似乎可行啊!」鹿濤桂聽了,臉上並無笑意,板著臉道「這些想法聽上去好聽,但都不成熟。你就聽過算過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