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喬蕊景仲言(喬蕊景仲言)小說目錄列表閱讀-喬蕊景仲言最新閱讀

喬蕊景仲言(喬蕊景仲言)小說目錄列表閱讀-喬蕊景仲言最新閱讀 第四百七十九章 熟悉的背影? 試讀

2022-10-08 03:01 作者:唐易司徒修
  • 梟龍戰神 梟龍戰神

    《梟龍戰神》是作者「 「唐易司徒修」」的傾心著作,喬蕊景仲言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唐先生!見到唐易,司徒修立即起身相迎:「您來了!唐易微微點頭。這個時候,司徒清也追了進來,見到司徒修對唐易這麼客氣,司徒清更加不滿道:「二叔!我知道您為我爸的病情着急,但是您真的相信這個做假藥的有能力治好我爸!?」司徒修臉色瞬間鐵青:」你給我住嘴!...

    點擊閱讀《梟龍戰神》全文

章節介紹

《梟龍戰神》男女主角喬蕊景仲言,是小說寫手唐易司徒修所寫。精彩內容: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二日,果然不出景仲言的所料,各大報紙上紛紛刊登出了關於殷氏企業的新聞,幾乎瞬間殷氏便陷入了倒閉的境況當中。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殷氏企業的總裁和法人均涉及人…

在線試讀

第四百七十九章 熟悉的背影?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二日,果然不出景仲言的所料,各大報紙上紛紛刊登出了關於殷氏企業的新聞,幾乎瞬間殷氏便陷入了倒閉的境況當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殷氏企業的總裁和法人均涉及人命案被帶到警局中,而這兩人居然就這樣認了所有的罪。
而運營企業的資金也突然之間像被抽離了一般,由於資金鏈斷裂,殷氏暫定的負責人對外宣稱,殷氏企業正式宣告破產。
喬蕊坐在辦公室中,這一系列的變故早就傳入到她的耳畔,怪不得最近景仲言的心情似乎很好,看起來他早就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與此同時,景氏的地皮項目後續建設重新啟動了起來,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着。
喬蕊看了看桌子上的日曆,似乎離福福滿一周歲的生日已經很近了。
當初福福的滿月宴,自己和景仲言已經答應了景撼天要舉辦一個盛大的生日party,算着如今的日子,差不多也應該開始準備了。
其實喬蕊是多慮了,景撼天作為福福的爺爺,怎麼可能忘記這麼大的日子,早在前幾天,景撼天便和景仲言通過電話了。
景仲言也答應了景撼天,這次大辦福福的生日宴,滿足景撼天的心愿。
下班後,喬蕊坐在景仲言的車中,似乎有些擔憂,瞅着旁邊的男人,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福福馬上就要滿一歲生日了,之前答應過爸,福福的生日宴要盛大舉辦,咱們是不是……應該着手準備了?」
「爸之前已經和我說過,這件事他想要全權承辦,我們就不用插手了。」
景仲言扶着方向盤,眼睛掃了一眼側視鏡,邊將車子調頭,邊很是隨意的回答着。
「啊?你怎麼都沒有告訴我呢?」
喬蕊很是哀怨的瞪了景仲言一眼,害的她白白擔心了一個下午。
對於景撼天,直到現在她都還很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的哪件事會讓他不夠滿意。
景仲言瞅了瞅她的表情,噗嗤一聲樂了出來,「我怎麼知道你居然這麼上心啊,放心吧,我爸肯定能把這個生日宴辦好的。」
喬蕊一聽,也就不再說話。
既然由景撼天自己親自操刀整個生日宴,那喬蕊也就不用再過多擔心了。
這對她而言,也算是個好消息了。
很快,景撼天不僅選好了酒店,還將生日宴的喜帖廣發了出去,邀請了各大名流來參加自己孫子的一歲生日宴。
報紙上也刊登出了這個喜訊。
當然,這麼一來,社會各界便都會知道這個消息,而這裏面也不免包括了一些隱藏在暗處的人。
樂菱從外面走了進來,手中握着一份報紙。
坐在躺椅中的男人,此時正閉着眼睛,外面的陽光自窗欞照射進來,溫暖的光線打在他白皙的臉上,暈出一片暖黃的色調。
她將報紙遞到了男人的面前,「景氏要為小少爺舉辦一歲生日宴,各大報紙已經刊登出了這個消息。我們要做什麼嗎?」
其實她並不明白,為什麼X會選擇幫助高翔玉。
只記得當初在國外,X尚未創立這個集團的時候,有一日,他在街上遇到了高翔玉,兩個人交談了很長時間。
她不知道兩個人究竟談了什麼,但那之後X就放棄了回國的念頭,開始執着於X集團的創立和發展。
儘管這樣,X卻仍舊派人密切留意着慕海市時局的變化,直到高翔玉入獄,受到他的委託和邀請,X才從國外回到了慕海市中。
「不用了。我有我的打算。」
X沒有睜開眼睛,整個人仍舊被陽光包裹着。
冬日的季節,真是難得有這麼溫暖的日光了。
樂菱看着X的樣子,一時之間也不知道究竟說些什麼,做些什麼才對,也只能轉身向外面走去。
卻在轉身的瞬間,聽到了身後X低沉而悠遠的聲線。
「樂菱,生日宴那天,我想去探望位舊識,你同我一起去吧。」
「是,X。」
很快,便到了生日宴的當天。
福福的周歲生日宴選在了城市中心酒店最豪華的宴會廳舉辦。
據說那裡光是租金,就有將近七位數字,景撼天為了自己的這個孫子也是下了血本。
喬蕊和景仲言早在宴會的前一天,就特意去到海信廣場,挑選了合適的禮服和西服。
兩個人均是盛裝打扮,景仲言身着Anderson-Sheppard全手工定製西裝,手腕上戴着一塊Patek
Philippe的機械手錶,加上本就精緻的五官,更加顯得高貴而冷傲。
喬蕊身着dior定製的純白色晚禮服長裙,裙身上鑲嵌着超過百顆的鑽石,在燈光的照耀下,釋放出奪目的光芒,頭髮被很好的盤成公主髮髻,妝容並不濃重,反而將她的美麗襯托到了極致,周身散發出優雅而清遠的氣質。
她本來是邀請小天一起出席生日宴的,但是小天卻推說那種場合併不適合像他這樣的人參加,還是在家中休息一天比較好。
喬蕊也就不再強求,自己帶着福福坐上了景仲言的黑色積架,向著會場出發。
景撼天和時卿站在中心酒店的門口,招呼着參加生日宴的來賓。
兩個人面上均掛着得體而疏遠的標準化微笑,來的人多是商界的朋友還有一些在慕海市很具有社會地位的人。
一輛接着一輛的豪車在酒店門前停了下來。
景撼天同來賓,邊握手,邊簡單的寒暄着。
隔着一條馬路的對過,X與樂菱站在那裡,穿着都很是簡單隨意,X依舊穿着全黑色的套裝,樂菱則着了件褐色的大衣。
她看着X表情複雜的樣子,又瞅了瞅對過正忙碌着的兩個人,那個年紀顯得有些大的男人,她是知曉的,應該是景氏的前任總裁景撼天。
「X,我們不過去嗎?」
旁邊的男人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緊緊的盯向對面的那兩個人。
眼中的恨意層層疊疊的湧出,殺意密布,他永遠記得父親去世的那一天。
仿若自己曾擁有的一切都被人剝奪了。
景撼天突然感覺到兩道冰冷的視線,他看向街道的對過,空無一人。
難不成是自己的幻覺?
心裏有些不安,他又環顧了一下四周,卻在街道的盡頭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背影。
那個背景像極了腦海中揮散不去的那個人。
可是,他明明親眼看到那人在自己的面前被殺害。
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景撼天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再看去,卻什麼都沒有看到,那個影子已經消失了。
「爸,怎麼了?」
時卿看着旁邊老爺子怪異的動作,有些奇怪的問着。
景撼天搖了搖腦袋,大概是自己歲數大了,看走眼了吧。
便又重新掛上了笑容,繼續招呼着陸續到來的客人。
在宴會即將開始的時候,喬蕊和景仲言總算趕到了。
福福在喬蕊的懷中已經睡著了,口中還含着自己的指頭,一陣陣微弱的呼聲從他的嘴巴中傳了出來。
景撼天瞅着孫子可愛的模樣,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
其實這種宴會,多半也不過是為了宣傳景氏在慕海的地位罷了,說是給福福辦的生日宴,但主人公福福卻自始至終都熟睡着。
喬蕊對於這種場面仍舊很不習慣,但好在景仲言一直陪在她的身邊,為她介紹着身邊的各色名流。
大部分她通通都不認識,不過大概因為她現在好歹也是景氏總裁夫人,所以大部分的人對她都很是客氣。
喬蕊遠遠的看到了站在角落中的方征秋,便走了過去。
「你怎麼待在這裡?」
看着他緊蹙着眉頭的樣子,似乎心情並不好。
「太鬧了,我現在比較喜歡安靜。」
方征秋看着喬蕊精緻的面容,和初識她相比,喬蕊現在就仿若出生的鳳凰,逐漸綻放出了越來越強烈的光芒。
也許,有的人早就註定了這一生的不平凡。
「對了,秦顯的事情……你還好吧?」
「沒有什麼好不好。秦顯跟在我身邊已經很長時間了,聽到這個消息,我比任何人都難過。但是再難過又能怎樣?人死已經不能復生,活着的人卻仍舊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方征秋冷笑了下,將手中的酒杯舉到了嘴邊,抿了一口紅酒,看向喬蕊,眼神幽深的說道。
這話倒讓喬蕊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原本是想要安慰他,但她卻忘了,以方征秋如今的位置,又怎麼可能拘束在小小的憂傷中無法自拔。
他比誰想的都通透。
景仲言和時卿站在一起,兩個人都各自端着一杯香檳。
「高紫萱和孟琛好像沒來?」
時卿環顧着全場,的的確確沒有看到這兩個人的身影。
但按說老爺子幾乎給大部分知名企業家都發去了請帖,高紫萱和孟琛不會沒有收到。
「恩,看起來高氏的確發生變故了。殷氏已經被扳倒,不知道後面X集團又要掀起什麼樣的事端。」
景仲言深鎖着眉頭,高紫萱和孟琛的缺席,他早就已經料到了,所以現在一點也不覺得震驚。
「我怕的倒是他什麼都不做,他做的越多,那麼暴露的就會越多。」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