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惡毒農女重生了
惡毒農女重生了

惡毒農女重生了秦麥心景溯庭

標籤: 惡毒農女重生了 秦果心 秦麥心 都市
網文大咖「秦麥心景溯庭」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惡毒農女重生了》,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秦麥心秦果心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前世,為渣男,她泯滅天良,六親不認,壞事做盡。慘死後,她回到了五歲那年,回到了那個家徒四壁的農家小院。那年,家裡窮的只有一畝三分地,吃了上頓沒下頓。那年,疼愛她的爹娘尚在,哥哥沒戰死,姐姐沒冤死,妹妹沒有瘋,弟弟尚未出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1:3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秦麥心說完這些話後,就轉身離開了此地,狄承傑望着手裡的一瓶粥,緊蹙起了眉宇,轉身就想丟河裡去,可在想丟出去的瞬間,他收回了手。
秦麥心回到秦府,就瞧見秦青柯站在門口等着她,一瞧見秦青柯,秦麥心就飛奔了過去,「哥哥,你怎麼站門口啊?」
「去找狄承傑了?」
「咦?你怎麼知道的?哥哥,難道你跟蹤我嗎?」秦麥心說著,各種搞怪的左右瞧了一眼。
秦青柯見狀一笑,「他答應了嗎?」
「沒有。」
「我得到消息,胡星洲今日一早在你過去沒多久,也去找狄承傑了。」
秦麥心聞言,臉色一冷,繼而詢問道,「哥哥,還有多久?距離胡星洲的婚禮,還有多久?」
「半個月。」
「哥哥,你打聽的到,曾若心在哪兒嗎?我想從她那裡下手!」秦麥心沒問,但她總感覺,秦青柯手裡有些她不知道的牌。
「知道。何時動手?哥哥陪你一起去。」
「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日,打胡星洲一個措手不及!」
「好!」秦青柯倍兒愛他妹妹這說干就乾的勁頭,行事果斷,在某一程度上,比拖拖拉拉要來的更容易處理問題。
「等下,哥哥,這事,必須找冷叔叔一起去。」以防萬一嘛!
胡王府別館。
胡星洲安排了幾十個保鏢和侍衛,守着曾若心,就是擔心曾若心再次被秦麥心給劫持,但他怎麼也想不到幾十個保鏢和侍衛,根本就不是冷然的對手。
冷然要劫持一個人,別說幾十個保鏢和侍衛,就是皇宮大內,他都可以來去自如。
曾若心當時,正在屋裡梳妝打扮,小日子過得倍兒滋潤,怎知,脖子那兒一疼,隨即她就失去了意識。
待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被困在了一個鐵籠里,這裡的環境,她再熟悉不過,這可不就是上次,她被綁架關押的地點?
一瞧見這熟悉的場景,她就知道,她又被秦麥心給抓了,她跑到鐵籠前,拚命的敲擊着鐵籠。
「秦麥心——!秦麥心——!你個死賤人,你給我出來!」曾若心真的快要瘋了,秦麥心那個小賤人,為何不肯放過她?
她最近已經很安靜了,連招惹都沒有去招惹秦麥心,雖然她心裏恨秦麥心恨的要死,可是她想等她的婚禮結束之後,再和秦麥心算賬的,婚禮之前,她不想再出任何意外,可現在,她還是被抓了,居然還是被抓了,這如何能讓她不瘋狂?
可是,無論她怎麼叫,都沒有一個人回應她,她罵的嗓子都啞了,最終只能跌坐在鐵籠里,她突然發現,其實,她不該招惹秦麥心的,要是沒有秦麥心,她早就順利的嫁給胡星洲了。
而另一邊,秦麥心直接寫了封信,讓人交給胡星洲,告訴胡星洲,曾若心在她的手裡,要想救人,可以,單獨到秦府來一趟!
胡星洲剛去找狄承傑,沒找到人,還聽說狄承傑和秦麥心出去了,這讓他的心越發的不安了起來,現在秦麥心拉到的幫手已經太多,再這樣下去,他就算是世子,也不一定可以對付的了她。
他正等在客棧,就有人給他送了一封信,他拆開信一看,臉色頓時就變了,曾若心被抓了,秦麥心要他去秦府?
胡星洲一下子就從凳子上站了起來,二話不說朝秦府趕了過去,該死的秦麥心,她居然又故技重施的抓人!
信上說的很清楚,要他一個人去秦府,可胡星洲再焦急,也還有一點腦子,他趕往秦府之前,找人帶了個口信給司馬凌昊,就算他出了事,司馬凌昊也能及時的將他救出去。
他居然會怕一個十歲的小丫頭,這是他以前想都不會想的,可如今卻是事實。
秦麥心、秦青柯和冷然綁架完曾若心之後,就回了秦府,等着胡星洲自投羅網。
葉明雙依舊沒有蘇醒,明明她的腦部淤血已經化開了,只要她想,就能夠醒過來了,而葉明雙的臉,在這段時間的用藥下,好了許多,有些疤痕已經開始變淡了。
胡星洲趕到秦府的時候,秦府的小廝正站在門口等着他,將他帶到了大堂。
大堂內,葉望夫婦和秦青柯,秦麥心,冷然都在,胡星洲瞧見幾人,上前就質問道,「秦麥心,你把若心弄哪兒去了?你要是敢動她一根毫毛,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她好的很,你大可放心。我找你來,也沒有別的事情。葉姐姐還是沒有醒,你去看看她吧,她若是能蘇醒,大不了,我以後都不找你們麻煩了!」
「你以為我還會被你欺騙?」
「信不信由你,反正你別無選擇!」
「你——!」
「胡星洲,要不是葉姐姐,你早就死了,可你對葉姐姐做了什麼?你真的以為,我們猜不出來,葉姐姐為何昏迷不醒嗎?」
胡星洲被秦麥心的話,說的心裏一震,葉明雙確實是他害成這樣的,可那也是葉明雙活該,誰讓她的心腸如何歹毒!
他以前還以為葉明雙是個好姑娘,因此即使是利用,也沒有將事情做得那麼絕,可葉明雙根本就是個蛇蠍,他就算真的傷了她,也是她罪有應得!
「你十六歲那年,差點兒死掉吧?」
胡星洲聽到這話,蹙眉望向了秦麥心。
秦麥心只是揚唇笑了笑,突然冷聲道,「胡星洲,你若還想我饒你一命,你就給我進去,給我進去,好好的看看葉姐姐!」
秦麥心的話讓胡星洲的心裏很是不舒服,他不喜歡這種被人威脅的感覺,可是曾若心在秦麥心的手裡,他別無選擇。
胡星洲最終只能妥協的跟着秦麥心往葉明雙居住的院落走去,一路上,秦麥心走在最前面,秦青柯站在秦麥心的身側,胡星洲跟在秦麥心的身後,而葉望夫婦則是跟在胡星洲的身後,最後是冷然。
從大堂到葉明雙的房間的距離,胡星洲一直盯着前面秦麥心的背影,手中的摺扇幾乎被他捏碎,直到走進葉明雙所在的院落,直到進入葉明雙的屋子,他的恨意還是沒有絲毫的退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