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秋沐橙葉凡
秋沐橙葉凡

秋沐橙葉凡發飆的天

標籤: 葉凡 秋沐橙 秋沐橙葉凡 都市
小說叫做《秋沐橙葉凡》,是作者「發飆的天」寫的小說,主角是葉凡秋沐橙。本書精彩片段: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盡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才是真正的豪門。 「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3:3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只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嚴重的侮辱!
這輩子,老者都還沒有受過此等羞辱。
另一邊,或許是親累了,又或許是實在喘不過氣了。
滿臉漲紅的徐蕾,終究還是戀戀不捨的鬆開了葉凡,溫潤的唇角也從葉凡的身上移開。
「你這丫頭,現在該鬆開我了吧?」
葉凡搖着頭,看着懷中那俏臉紅潤如火的姑娘,原本的嗔怪,最後只是化成了一聲憐惜一般的長嘆。
徐蕾頓時低下頭,臉上的紅暈無疑更加濃郁了。
平靜下來的徐蕾,這才意識到,剛才的自己,究竟做了多麼瘋狂的事情。
她怎麼可以吻她的小凡哥哥呢?
實在是太失禮了。
太不合適了。
徐蕾越想越不好意思,越想越覺得愧疚。
最後以至於根本不敢抬臉看楚臨。
但是那柔美的嬌軀,依舊縮在葉凡的懷裡。
「怎麼一身血啊,受傷了嗎?」
葉凡這時候才注意到徐蕾身上的血跡,頓時擔憂的問道。
可是,葉凡這不問不要緊。
這一問,徐蕾那剛剛才平復的悲傷,便再度從心底最深處席捲而出。
「小凡哥哥,文靜死了,文靜被他們害死了…」
「她馬上就要當新娘了,馬上就要當媽媽了,可是卻…」
徐蕾再度啜泣起來,淚水順着眼角不住落下,好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
「還有,小凡哥哥,燕京大陣被破掉了。」
「對不起,我終究還是沒能幫你守護好燕京…」
「對不起…」
徐蕾不停的說著,滿心的愧疚,潸然淚下。
葉凡讓她鎮守燕京,可現在,她都給弄丟了。
不止大陣被破掉了,就連自己最親近的人也死掉了,薛老他們,到現在也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看着如此傷心的姑娘,葉凡滿心的憐惜。
他輕輕擦掉徐蕾臉上的淚水,安慰道「蕾兒,這不怪你。」
「你已經做的夠好了。」
「便是換做任何人,也不一定會做的比你都好。」
「好了,別哭了。」
「本來長得就不好看,這一哭就更不好看了。」
葉凡輕輕的安慰着她。
本來是很傷心的一件事情,徐蕾卻是被葉凡這話,給逗得傷心不起來。
「哼,你才不好看!」
「你全家都不好看!」
徐蕾氣憤的哼道。
「我靠!」
「你們兩個,能不能尊重我這個老人家一下?」
「死到臨頭,還在這給我打情罵俏?!」
不遠處的楚門那老者再也忍不住了。
憤怒的罵聲迴響四方。
這一次,葉凡明顯聽到了那老者的憤怒。
「蕾兒,我們等會再聊。」
「待我先解決掉這個礙眼的傢伙。」
葉凡輕輕說著。
徐蕾點頭,乖巧的站到了遠處。
直到此時,葉凡方才轉過身,第一次打量起了眼前這位老者。
「武道宗師嗎?」
「看來這幾年,楚門倒是又誕生了不少宗師強者。」
「只可惜,用藥物堆起來的宗師,日後的成就,也就到此為止了。」
葉凡搖着頭,淡淡說著。
這位灰袍老者聞言,頓時一顫。
他沒想到,自己的虛實,眼前這年輕人,竟然一眼便看出來了。
「你到底是誰?」
「如此眼力,想必在這炎夏,也絕不是籍籍無名之輩吧?」
老者多次試圖看出葉凡的實力。
可是,他失望了。
他發現面前這位年輕人,實力竟然深不可測。
他看過去,只覺得像一汪幽幽古潭一般。
讓人根本看不清虛實!
葉凡沒有理會他的詢問,只是看了一眼破碎的車,以及車內淋漓的鮮血。
葉凡的心裏,也跟着刺痛了一下。
兩個鮮活的生命,就這麼消逝了。
明明再往前不遠,就是雲頂山了。
葉凡覺得,林文靜上一秒應該還在憧憬吧。
憧憬浩劫過去之後的美好生活。
憧憬胎腹之中那即將誕生的小生命。
「你們,真該死。」葉凡收回目光,神色已經冰冷下來,森然的話語,悄然響起。
老者的面孔也陰沉下來。
「閣下,勸你還是想清楚。」
「你當真要插手楚門的事情?」
「閣下如此年輕,犯不上為一個毫無血緣的外人,得罪楚門,從而賠上自己的性命吧?」
灰袍老者已經意識到眼前這年輕人絕對不好對付。
所以,能動嘴絕不動手。
他只求,能依靠楚門的威名,嚇退這個年輕人。
可是葉凡笑了笑「誰告訴我,蕾兒時我的外人?」
老者聞言一愣,再響起剛才這兩個男女親吻的畫面,頓時恍然「我知道了,看來,你和這位徐家家主,是情人關係。」
灰袍老人想到這一點,頓時大聲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
「徐小姐,您還真是會玩啊。」
「我一直聽聞,你是那楚天凡的女人。」
「可沒想到,這楚天凡才死了多久啊,徐家主便忍不住寂寞,養了一個小白臉,陪您夜夜笙歌。」
「這綠帽子戴的。」
「徐家主也不怕,你死之後,沒有臉去見那九泉之下的楚天凡?」
灰袍老人連連笑着。
只覺得那楚天凡可真窩囊。
死後遭受楚門清洗也就罷了,連女人也都跟人家跑了。
果然,這人一死,生前所有的東西,也就不復存在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
徐蕾俏臉頓時更加紅了。
心裏是又氣又笑。
氣得是這老頭竟然如此污衊她。
笑的這是,估計這楚門老者,打死都沒有想到,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誰吧。
在那老者冷笑之時,葉凡無疑已經沒有了耐心。
他渾身威勢,驟然爆開。
滔滔的氣勢,頓時如山呼海嘯一般,朝着那老者所在席捲而去。
老者大驚。
「這…這是封號之威?」
「這不可能!」
「炎夏封號非死即殘,怎麼可能還有封號?」
「你到底是誰?」
老人像瘋了一般,難以置信的看向葉凡。
葉凡面無表情,只是居高臨下的看着他。
在他腳下,一片黃葉,卻是緩緩的懸浮起來。
「虧你還是楚門的供奉強者。」
「你難道不知道,本龍主曾經二上楚門,殺你們楚門強者無數。」
「便是你們楚門門主,都曾敗在本龍珠劍下。」
葉凡低緩的聲音響起。
老人的臉色卻是越加蒼白,內心之中,有一個念頭,更是越發鮮明。
「對了,你若是還沒想起來。」
「我可以在提醒你一句。」
「星火燎原天地變,」
「楚霄龍吟,吾天凡!!!」
轟!
葉凡這話,只如金石落地。
在這方天地響起的霎那,那灰袍老者便如被九天雷霆劈落!
他渾身巨顫,一雙老眸瞪得巨大!
可是,還不待老人張口。
只見葉凡,長袖一揮。
黃葉為劍,對天怒斬!
刺啦!
長葉滑過,劍光縱橫。
天地黯淡,日月驚顫。
一道殷紅的血線,當即浮現在老者咽喉之處。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