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十萬年了葉青雲
十萬年了葉青雲

十萬年了葉青雲九天玄宗葉青雲

標籤: 十萬年了葉青雲 葉青雲 小青 靈異
《十萬年了葉青雲》,是作者大大「九天玄宗葉青雲」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葉青雲小青。小說精彩內容概述:他養的一條狗,居然是一方妖尊,橫掃妖界。他養的一池子鯉魚,居然全部越過龍門,蛻變為九天蒼龍?他撿來的一個小乞丐,隨意點化,竟然成了一代人皇?葉青雲表示很無語。困在深山中整整十年,終於踏足山外,原來他竟是絕世高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5: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三十萬仙晶!
一家出十萬!
這就是葉青雲提出的條件。
不管你們仨答應不答應,我反正條件已經擺出來了。
你們仨也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真要跟我葉某人討價還價?
老子給你一棒槌!
顧寒山天虛上人陳無欲三人都極為不甘。
可不甘又能咋樣?
身邊圍着八個玄仙傀儡,完全是把他們給拿捏了。
打也打不過。
跑也跑不了。
能咋辦嘛?
只能是先保住性命再說了。
葉青雲又看向了不遠處的玄方門與陳家的長老。
「你們四個,我就不抓了,各自回去準備仙晶吧。」
玄方門和陳家的長老立馬嚇得狼狽而逃。
顧寒山三人自然也是被抓進了水月宗。
為了防止這仨搞事情。
葉青雲還很貼心的把他們分開看管了。
每個人都用兩個玄仙傀儡來盯着,一步都不會離開。
葉青雲只恨自己不會施加烙印這種手段,若是可以施加烙印的話,那就不用讓傀儡一直盯着了。
不過葉青雲覺得自己修為太拉胯了,就算學會了施加烙印,估計對仙人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就像是用頭髮絲去捆一個成年大漢。
你把頭薅禿了也捆不住呀。
「老祖前輩!」
梅長海帶着一干弟子來到了葉青雲面前。
葉青雲注意到,包括周遠在內的這些水月宗弟子,一個個都是用崇敬無比的目光看着自己。
尤其是那喬嫣然,大眼睛裏閃閃發光,彷彿有小星星在閃耀。
讓葉青雲不由想到了「小迷妹」這個稱呼。
葉青雲心裏暗自得意。
嘖嘖!
我葉某人還是牛的,在這鎮元界也慢慢混出名堂來了。
「老祖前輩今日大顯神威,鎮壓了三個玄仙強者,當真是令老朽大開眼界,無比佩服!」
梅長海躬身一拜,語氣也是格外的激動。
他為了水月宗,為了自己這些弟子,可謂是窩囊了大半輩子。
誰都能上來欺負一下。
誰都敢上來踩兩腳。
梅長海雖然老實,卻也並非沒有脾氣。
只是為了宗門,為了弟子,一直都在默默忍耐。
可今日。
葉青雲着實是為水月宗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把一直覬覦水月宗的顧寒山給抓了。
讓梅長海感到格外的解氣。
「梅宗主不必如此,我借住貴地,自然能幫一把是一把。」
葉青雲趕忙將梅長海攙扶起來。
梅長海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咬牙說道。
「老朽斗膽,懇請老祖前輩接手這宗主之位。」
「啥?」
葉青雲一聽眼睛就瞪大了。
讓我接手水月宗主之位?
開玩笑吧?
周遠等弟子們也是一陣錯愕,完全沒想到梅長海會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
不過周遠等人都沒有說話,因為他們也都明白,梅長海既然這麼說了,那必然是早已做過深思熟慮的。
雖然他們內心還是希望水月宗的宗主是梅長海,可若梅長海真要把宗主之位交給這位老祖前輩,那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反對。
「老朽無能,水月宗在老朽手中根本沒有希望。」
「唯有老祖前輩,才能夠讓水月宗興旺起來。」
梅長海說話間,顫顫巍巍的拿出了一枚晶瑩剔透的令牌。
上面似乎刻着一幅畫,十分别致。
「這是水月宗每一代宗主傳下來的令牌,是宗主身份的象徵。」
「還請老祖前輩接下此令,成為水月宗主!」
周遠等弟子已經是齊齊跪在了地上。
他們都清楚,那令牌的確是每一代水月宗主的信物。
見令跪拜!
是每一個水月宗弟子都必須要尊奉的。
據說,這令牌之中還蘊含著一道隱秘而不凡的仙法,乃是水月宗的祖師爺機緣巧合所得。
將其藏於令牌之中,讓水月宗後世之人修鍊。
可沒想到,水月宗越來越沒落,到了梅長海上一任宗主的時候,就已經無法修鍊令牌中的仙法了。
梅長海更是只有地仙修為,別說修鍊了。
他都無法從令牌之中參悟到任何的玄機。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看着梅長海雙手奉上的令牌,葉青雲嘴角微微抽搐。
很想罵人!
好你個梅長海,我好心好意幫你水月宗解決麻煩,你居然想坑我?
這爛攤子想交給我,然後你當甩手掌柜?
真把我葉某人當冤大頭了?
就水月宗現在這個德行,大貓小貓兩三隻,窮的叮噹響。
我當這個宗主有啥意思?
帶着你們去收破爛嗎?
還什麼水月宗在我手裡可以興旺?
我才懶得做這麼費勁的事情呢。
老老實實當個混子不香嗎?
「咳咳,我生來悠閑懶散慣了,不想當什麼宗主。」
「此事以後休要再提了。」
葉青雲也是一點也不客氣,直接當面就拒絕了。
梅長海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
他是真心想將水月宗交給葉青雲的,也衷心認為葉青雲可以振興水月宗。
只可惜葉青雲壓根就不吃這套
很快。
顧寒山天虛上人陳無欲三位玄仙強者兵敗水月宗的消息就在方圓之地傳開了。
一時間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尤其是天羅教玄方門以及南河陳家,更是上下驚駭,無不膽寒。
水月宗更是放出了聲音,要這三家共同拿出三十萬仙晶送到水月宗,不然顧寒山三人可就要在水月宗待上個千八百年了。
「嘖嘖!沒想到顧寒山天虛上人還有陳家之主都被鎮壓在了水月宗,太不可思議了。」
「是啊,這水月宗不是都已經沒落到快除名了嗎?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生猛?」
「你還不知道呢?水月宗可是走了大運,傍上了一位來歷神秘的強者,號稱鐵柱老祖,實力深不可測!」
「鐵柱老祖?還有這等古怪的稱號?」
「稱號雖然古怪,但能鎮壓三大玄仙強者,其修為是何等強悍?」
「如此一來,水月宗怕是真要崛起了。」
天羅教玄方門以及南河陳家的反應如出一轍。
都在趕緊籌錢。
不對。
是籌措仙晶。
沒辦法。
各自的老大都被水月宗給擒獲了,這要是不把人贖回來,那其他勢力可就要對三家有所覬覦了。
三十萬仙晶,是一筆很龐大的數目了。
乾道州的二流勢力,沒有哪一家可以短時間內拿出三十萬仙晶的。
好在這一次是三家平攤,一家拿出十萬仙晶。
勉強可以接受。
壓力不算太大。
而在三家籌措仙晶的同時,乾仙府的仙官也已經是將水月宗發生的事情,當面稟報給了總鎮楊鳳山。
「什麼?」
原本正在仙府後院悠閑品茗的楊鳳山,聽到手下人的稟報時,驚得差點沒從椅子上翻下來。
手裡的茶盞也是抖了一下,茶水直接濺了出來。
「你剛才說什麼?」
楊鳳山似乎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幾個玄仙傀儡?」
「大人,是是八個!」
手下仙官戰戰兢兢的回答。
楊鳳山臉色完全變了。
也沒心情再喝茶了。
直接把茶盞往邊上一放。
站起身便來回踱步。
「八個玄仙傀儡?這鐵柱老祖到底是什麼來歷?手裡有如此多的玄仙傀儡!」
「我乾仙府麾下,總共也就才十六位仙將,這都趕上我乾仙府一半了。」
「不行!絕對不行!」
楊鳳山當即拿出了一枚玉簡。
「立刻過來見我。」
沒過一會兒。
一個相貌清秀的高挑女子來到了楊鳳山的跟前。
這女子身着仙將官服,腰佩銀白玉帶,顯然也是乾仙府的仙將之一。
「大人有何吩咐?」
高挑女子躬身行禮,聲音清冷,彷彿天生有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即便是面對楊鳳山,她似乎也沒有多少的恭敬,顯得很是平常。
「帶上我的令牌,去水月宗走一趟。」
楊鳳山拿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令牌,交給了這高挑女子。
「告訴那鐵柱老祖,乾仙府要徵用他的玄仙傀儡,讓他至少要交出六具玄仙傀儡。」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