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童顏厲成洲最新章節
童顏厲成洲最新章節

童顏厲成洲最新章節閃婚大叔獨寵我

標籤: 厲成洲 童顏 童顏厲成洲最新章節 都市
以都市為敘事背景的小說《童顏厲成洲最新章節》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閃婚大叔獨寵我」大大創作,童顏厲成洲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她急於找一個男人把自己嫁了,不管高帥富或者矮矬窮,能給她婚姻就行。 他迫於恩師壓力急需一個妻子,不管美醜,品行好就可以。 她只當結婚多了一張紙,多了個人吃飯,卻沒想,晚上再回到房間的時間他已經脫好衣服等她。 她問,「你幹什麼?」 他答,「陪你睡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5: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厲成洲摸了摸她的頭,看穿她心裏的想法,半彎下腰,有些心疼的看着她的眼睛說道,「我沒有走,只是你哭像只小花貓一樣,我去給你擰把毛巾擦擦臉好不好。」
聽他說自己像只花貓一樣,童顏下意識的就伸手朝自己的臉上摸了下。
厲成洲低低的輕笑,又有些寵溺的摸了摸她頭,說道,「乖乖在這裡坐着,我去擰一把毛巾給你。」
這一次童顏沒有再伸手將他抓住不讓他走,只是這樣坐着安靜的看着他拿着之前鄭秘書擰過來而現在已經完全冷掉的毛巾出了辦公室的門。
沒有剛才的害怕,見到厲成洲,童顏的心似乎一下就安定了許多,即使想到下午跟俊傑說的那些話心裏還是疼得不能自已,但是至少她知道她還有厲成洲可以給她依靠,永遠都站在她的身後。
厲成洲拿着毛巾出去,鄭秘書還沒有離開,一個人獃獃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電腦還開着,眼睛卻直直的看着前面,那眼睛厲成洲看得出來,並沒有什麼焦距,是空洞的。
厲成洲什麼都沒有說,他要說的該說的剛才都已經講過了,接下來要怎麼做那就是她自己的選擇了,他不會給她意見或者參考,因為那是她的人生,他沒有理由也不會去干預,但是如果她選錯了,那麼她就得做好心理準備為她自己所選擇的錯誤付上相應的責任。
厲成洲直接拿着毛巾去了洗手間那邊,將原本掉在地上有些弄髒的毛巾清洗了一遍,然後再擰了一把熱毛巾準備給童顏送過去。
出了洗手間,厲成洲拿着毛巾準備朝童顏的辦公室那邊過去,無可避免的又一次經過鄭秘書的辦公桌旁邊,鄭秘書已經站在那裡,眼睛定定的看着厲成洲,那樣子像是有什麼話要說。
厲成洲停住腳步,看着她,也沒有先開口。
「厲,厲大哥,我,我可以這樣叫你嗎?」鄭秘書這樣看着厲成洲,那樣子有些拘謹,也有些膽怯不安。
厲成洲點點頭,童顏將她當作自己的親妹妹,那麼她這樣叫他一句厲大哥也無可厚非。
「我,我不想這樣的,但是有些事情不在我的控制範圍之內,我也很無奈,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鄭秘書說著,哭喪着臉眼淚在眼眶裡打着轉,就快要掉下來了。
厲成洲看着她,輕嘆一聲說道,「小鄭,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麼我們能做不是在自責,或者在在追究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我們現在首先能做的是如何去面對接下來的問題,怎麼能夠來處理好這些已經發生的事情。」
鄭秘書聽着,緊緊咬着唇不讓眼淚掉下來,看着厲成洲說道,「我知道,這一切我都知道,道理我也都明白,我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沒有勇氣跟童顏姐她坦白,說到底還是我自己懦弱,我怕她不原諒我,我還怕我要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爺爺該怎麼辦。」
邊這樣說著,鄭秘書的眼淚有些忍不住的落了下來,她真的是想過的,她也不願意這樣被江雅文牽着鼻子走,只是一想到後面要面對的那些問題,她就害怕,她就膽怯,說她懦弱也好,說她沒有骨氣也罷,她知道什麼是對的,但是就是沒有面對的勇氣和決心。
「小鄭,如果你願意相信我,那麼我告訴你,童顏她什麼都知道,之所以什麼都沒有說,她比你還要在意和關心你的未來你的前途,你要是跟她坦白,或許你們可以想到更好的辦法。」
厲成洲這樣說道,他太了解童顏了,其實不管她表面有多強悍,在她的內心裏她一直是一個柔軟的人,就像是當初,江賀山來找她讓她出手救俊傑,她起先的態度有多麼的堅決,到最後即使是被用了卑劣的手段,她還是答應下來了,其實與其說是被逼用了那麼卑劣的手段才會答應,還不如說是正好有那麼卑劣的手段而讓她可以順理成章的忠於自己內心的想法走。
而且這幾天她為鄭秘書的事情煩惱成什麼樣,他並不認為她就只是因為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件事情來化解公司的危機而如此心煩意亂,他想她更多的是在為鄭秘書的以後擔心,為她的前途擔心,說到底她還是不願意去看着鄭秘書為這件事情而受到傷害,哪怕是她真的做錯了,他想她都想要給她一個改過的機會。
鄭秘書聽他這樣說,還是有些不確定和擔心,看着厲成洲低低疑惑的問道,「童顏姐她,真的,真的能夠原諒我嗎?……」
她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如果他說童顏姐不能夠原諒她說著說是要報警採取一些列的法律手段她都可以理解。
見她這樣的不自信,厲成洲看着她想了想又說道,「小鄭,其實能夠幫你的只有你自己,別讓自己繼續這樣錯下去,不然真的誰也幫不了你。」
鄭秘書看着他,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其實道理她都懂,就是沒有太大的勇氣,她害怕,是真的害怕。
厲成洲沒有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手中的毛巾已經又冰涼了,重新轉身去洗手間準備給童顏再重新擰一把熱毛巾。
再回到童顏辦公室的時候童顏一個人還獃獃的坐在會客區那邊的真皮沙發上,雙手緊緊的將自己抱住,那樣子就像是一個受了傷的小孩,緊緊的包裹着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就像是刻意的要將自己和整個世界隔絕。
厲成洲看着她,心想這次江俊傑真的是將她的心給傷透了,他從來沒有見過童顏這樣,哪怕是外婆和爺爺沒了,她傷心也只是一個人呆坐着。
拿着毛巾朝她走過去,在她的身邊坐下來,攤開毛巾輕輕的給她擦拭臉上的淚痕。
感覺到那毛巾在自己臉上傳來的溫暖,童顏慢慢的回過神來,轉過透去看厲成洲,那眼神有些委屈,說道,「你去了好久。」
厲成洲朝她笑笑,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不過依舊很輕,看着她的眼睛說道,「讓你等很久了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