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新城追兇
新城追兇

新城追兇廖捷沈北北

標籤: 新城追兇 沈北北 遊戲 顧新城
看過很多遊戲小說,但在這裡還是要提一下《新城追兇》,這是「廖捷沈北北」寫的,人物沈北北顧新城身上充滿魅力,叫人喜歡,小說精彩內容概括:一座充滿活力的新興沿海城市,看似平常的生活中,卻發生了種種離奇的犯罪案件,「特調組」警員們憑着過硬的業務能力和重案必破的決心,抽絲剝繭、鎖定真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3: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接到通知的死者家屬,悲痛欲絕。
好好的女兒不僅丟了性命,還死無全屍。試問哪個做父母的,能夠接受的了?
警局會議室里,「特調組」警員們也不好過。廖捷的面色有些發灰。這案子牽扯很廣,昨兒晚上,他可是接了不少電話、壓力巨大。
向卉失蹤當晚的一場大雨,讓痕檢科在案發現場沒能發現與兇手相關的直接線索。碧波警方現在所面對的情況,相當棘手。
「好,大家都說一說,這案子,咱們如何繼續調查?」
「隊長!我想先說幾句。」
麥小冬猛地舉起了手。
「嗯,小冬你說。是不是,信息科有什麼新發現?「
「那倒不是….其實,從昨天傍晚府河池塘打撈出女屍後,我們就陸續接到了不少市民打來的電話。」
「是有人要提供案件線索嗎?」
「也不是。他們是想問咱們……能不能抽干野塘里的水?看看會不會找到更多的人骨?」

沈北北忍不住皺眉,「啊?這不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嘛。」
顧新城又問,「不,我猜,他們大多都是其他失蹤案的家屬吧?」
「嗯嗯沒錯!」麥小冬點頭。
廖捷揉了揉太陽穴。
作為一個千萬級人口的沿海大都市,碧波每年立案調查的失蹤人口,其實是一個令人瞠目的數字。而這裏面的情況,更是千差萬別。
除去人口拐帶,也有因家庭矛盾而改名換姓、浪跡江湖的;有因為人生失意,避世隱居甚至跳海身亡的;也有一些失蹤者,自身沾染了黃賭毒等惡習,甚至身負犯罪嫌疑,從而主動與親友失聯、隱匿行蹤的。
當然,也有如本案一樣,無故遭遇無妄之災、突然就消失不見的。
可能性有很多。
如果條件和警力允許,廖捷也希望能夠把城市裡的每個角落都翻一遍。
但這並不現實。
「小冬,你們先適當引導、安撫好這些家屬。我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和心情。但就目前咱們所掌握的情況,府河池塘拋屍案只是一個獨立的個案。
尚且」沒有證據或者專家建議認為,咱們應該把整個池塘都抽乾淨、看一看。但如果後續調查出現一些新情況的話?我們會再做考慮。
「好的,明白。」
顧新城提議,「廖隊,咱們能追查到那幾條「大鋼牙」的來歷嗎?」
」嗯,市裡正組織一個專家組來協助咱們調查。今天下午,人就會過來了。」
這個案子所涉及的領域,觸及了大部分普通人的知識盲區。
廖捷也擔心,他們很可能在無意中,忽視了最為關鍵的信息。警員們現已知道,想要培育「大鋼牙」,飼養者還需要隔三差五、不斷地給它投喂大量生肉。
對方應該有獨立的養殖場地,以及一定的經濟條件。
專家們更為擔心的是,在府河發現的那三條涉案有害魚,未必是本案嫌疑人非法豢養的全部。到底是什麼人?通過怎樣的途徑,引入了「大鋼牙」,還能在培育過程中,不被旁人發現或告發呢?
「沒錯沒錯,這事兒一定得有專業人士的參與。昨天,如果不是因為那個科普博主認出了「大鋼牙」?誰會想到去池塘里查看,又怎麼能識別出兇手投放它們的目的呢?再過幾天,「大鋼牙」們也餓死了,兇手的如意算盤不就打成了嗎?」
老胡在一旁連連點頭。
法醫處已經完成了對死者遺體的剖檢。警員們沒有在向卉的身上,發現安眠藥或麻醉劑的成分,也沒有明顯的毆打或性侵的痕迹。
不過?法醫處的意見也有所保留。畢竟死者的遺體太過殘破,不少臟器與組織缺失,無法進行全面的毒物測試。也就不能排除,對方給向卉使用了某種微量藥劑、致其昏迷後再下毒手。
「嗯….新城,你覺得,兇手的作案動機會是什麼?」
廖捷看向顧新城。
受害人是一名在校女大學生,本科時談過一個男朋友,但已經分手。向卉的社會關係相對單純。兇手既不劫財、也沒劫色,似乎就是要將她一舉置於死地。
「嗯,我傾向於認為本案是仇殺。兇手的作案手法具有非常強的隱秘性,以及一定的團伙性。他,或者他們,想讓向卉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很可能是因為某種利益糾葛,或者為了隱藏某個重大的秘密,必須要讓死者閉嘴。」顧新城說。
在市區擄走向卉、用重物將其砸死,又將她與大石一起拋屍至市郊池塘,並且投入「食屍魚」。從整個行兇手法上看,的確很難是一人所為。
「嗯,可現在的難點就在於。一名普通的大學生,怎麼會惹上這樣的事情呢?」
廖捷的提問,引來了長久的沉默。
自九月開學以來,今年剛升入研究生一年級的向卉,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學校,特別是在學院的動物藥學實驗室里。由於學校位置實在偏僻,父母的診所也忙,即便是周末,她也很少回家。
那三個跟她一起去陽光天地的同學,活動軌跡與向卉高度重合。
實驗室有嚴格的安全管理條例。指紋打卡、24小時不間斷的監控,也不允許學生單獨進入。這同專業的四個人,就經常扎堆到一起,上課、做實驗。可以說,在學業上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秘密。
學院和導師們也都做出了正式說明,在相關研究領域,這些學生都還處於學習階段,尚且不具備獨自科研創新的能力。更不要說,秘密參與某種研究了?
向卉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校方是毫無頭緒。
「現在,那輛遮擋號牌的奔馬車和車主身份,咱們還沒有搞清楚。大龍、蔣科還有小冬,你們繼續調查向卉的社會關係和生活軌跡。注意儘可能詳盡,不要遺漏。」
「是!」
「另外….新城,這兩天你跟小北跑一跑農大。仔細觀察那邊的校園環境,交通條件等等。不排除,兇手可能是在學校里,認識或者接觸到向卉的。」
「好。」
「大家都行動起來,有什麼線索馬上彙報。另外….法醫處的同事們再多留一下。」
時間緊、任務重。
首次案情分析會後,「特調組」警員們立刻各就各位。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